傳播國學經典

養育華夏兒女

卷二百八十·夢五(鬼神上)

作者:李昉、扈蒙、徐鉉 全集:太平廣記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煬帝 豆盧榮 楊昭成 扶溝令 王諸 西市人 王方平 張詵 麻安石 閻陟 劉景復

  煬帝  

  武德四年,東都平后,觀文殿寶廚新書八千許卷將載還京師。上官魏夢見煬帝,大叱云:何因輒將我書向京師。于時太府卿宋遵貴監運,東都調度,乃于陜州下書,著大船中,欲載往京師。于河值風覆沒,一卷無遺。上官魏又夢見帝,喜云:我已得書。帝平存之日,愛惜書史,雖積如山丘,然一字不許外出。及崩亡之后,神道猶懷愛吝。按寶廚新書者,并大業所秘之書也。(出《大業拾遺》)

  豆盧榮  

  上元初,豆盧榮為溫州別駕卒,榮之妻即金河公主女也。公主嘗下嫁辟葉,辟葉內屬。其王卒,公主歸來。榮出佐溫州,公主隨在州數年。寶應初,臨海山賊袁晁攻下臺州。公主女夜夢一人,被發流血,謂曰:溫州將亂,宜速去之。不然,必將受禍。及覺,說其事。公主云:夢想顛倒,復何足信。須臾而寢,女又夢見榮,謂曰:適被發者,即是丈人,今為陰將。浙東將敗,欲使妻子去耳。宜遵承之。無徒戀財物。女又白公主說之。時江東米貴,唯溫州米賤。公主令人置吳綾數千匹,故戀而不去。他日,女夢其父云:浙東八州,袁晁所陷。汝母不早去,必罹艱辛。言之且泣。公主乃移居栝州。栝州陷,輕身走出,竟如夢中所言也。(出《廣異記》)

  楊昭成  

  開元末,洛陽賈氏為廣漢什邡令,將其家之任。欲至白土店東七里,其妻段氏,馬驚墮坑而死,即殯于山中。經兩載,弘農楊昭成為益州倉曹,之廣漢。曉發,其妻竇氏忽于馬上而睡,向后傾倒。昭成自下馭馬,頻呼問,猶不覺,將至白土方寤。云:向夢有一婦人,衣綠單裙白布衫,年甫三十,容色艷麗,來控我馬,悲啼久之,自稱段姓,是什邡賈明府之妻。至此身死,見留山中,孤魂飄泊,不勝羈獨。夫人后若還京,我有兄名某,見任京兆功曹,可相為訪,令收己魂,歸于故鄉。深以相囑,言訖乃去。昭成其夕宿白土,具以夢問店者。店人云:賈明府妻墳,去此六七里。墜坑而死,殯在山中,已二年矣。其言始末,與夢相類。昭成深異之,因記其事。后奉入京,尋其段族,具為說之。段氏舉家悲泣,遂令人往取神柩,葬之。(出《靈異記》。明抄本作出《靈怪集》)

  扶溝令  

  扶溝令某霽者,失其姓,以大歷二年卒。經半歲,其妻夢與霽遇。問其地下罪福,霽曰:吾生為進士,陷于輕薄,或毀讟詞賦,或詆訶人物,今被地下所主。(明抄本作由。)每日送兩蛇及三蜈蚣,出入七竅,受諸痛苦,不可堪忍。法當三百六十日受此罪,罪畢,方得脫生。近以他事,為閻羅王所剝,舊裩狼藉,為人所笑,可作一裩與我。婦云:無物可作。霽曰:前者萬年尉蓋又玄將二絹來,何得云無?兼求鑄像寫法華經。婦并許之,然后方去爾。(出《廣異記》)

  王諸  

  大歷中,邛州刺史崔勵親外甥王諸,家寄綿州,往來秦蜀,頗諳京中事。因至京,與倉部令史趙盈相得。每赍左(赍左原作霽在。據明抄本改。)綿等事,盈并為主之。諸欲還,盈固留之。中夜,盈謂諸曰:某長姊適陳氏,唯有一笄女。前年,長姊喪逝。外甥女子,某留撫養。所惜聰惠,不欲托他人。知君子秉心,可保歲寒。非求于伉儷,所貴得侍巾櫛。如君他日禮娶,此子但安存,不失所,即某之望也!成此親者,結他年之好耳。諸對曰:感君厚意,敢不從命?固當期于偕老耳!諸遂備纁幣迎之。后二年,遂挈陳氏歸于左綿。是時勵方典邛商,諸往覲焉。勵遂責諸浪跡,又恐年長不婚,諸具以情白舅。勵曰:吾小女寬柔,欲與汝重親,必容汝舊納者。陳氏亦曰:豈敢他心哉,但得衣食粗充,夫人不至怪怒,是某本意。諸遂就表妹之親。既成婚,崔氏女便令取陳氏同居,相得,更無分毫失所。勵令其子鏗與諸江陵卜居,兼將金帛下峽而去。三月諸發。五月。勵受替,遂盡室江陵而行。諸與鏗方買一宅,修葺。停午,諸忽夢陳氏被發來。哀告諸曰:某,他鄉一賤人。崔氏夫人,本許終始,奈何三峽舟中沐發,使人聳某,令于崩湍中而卒,永葬魚鱉腹中!哀泣沾襟。俄而鏗于東廂寐,亦夢陳氏訴冤:崔夫人不仁,致我性命三峽。鏗與諸偶坐,方訝其事,其夜,二人夢復如前。鏗甚慚,謂諸曰:某娘情性不當如是,何有此冤!且今日江頭望信,若聞陳氏不平安,此則必矣!后數日,果有信,說陳氏溺三峽。及勵到諸家,諸泣說前事。崔氏為其兄所責,不能自明,遂斷發暗嗚而卒,諸亦蕩游他處。數年間,忽于夏口,見水軍營之中東門廂,見一女人,姿狀即陳氏也。諸流眄久之。其婦又殷勤瞻矚,問僮仆云:郎君豈不姓王?僮走告諸。及白姨弟,令詢其本末。陳氏曰:實不為崔氏所擠,某失足墜于三峽,經再宿,泊尸于磧,遇鄂州回易小將梁璨。初欲收葬,后因吐無限水,忽然而蘇。某感梁之厚恩,遂妻梁璨,今已誕二子矣。諸由是疑負崔氏之冤,入羅浮山而為頭陀僧矣?。ǔ觥肚z子》)

  西市人  

  建中年,京西市人忽夢見為人所錄,至府縣衙,府甚嚴。使人立于門屏外,遂去,亦不見召。唯聞門內如斷獄之聲,自屏隙窺之,見廳上有貴人,紫衣據案,左右綠裳執案簿者,三四人。中庭,朱泚械身鎖項,素服露首,鞠躬如有分雪哀請之狀,言詞至切。其官低頭視事,了不與言。良久方謂曰:君合當此事,帝命已行,訴當無益。泚辭不已,及至泫泣。其官怒曰:何不知天命?令左右開東廊下二院。聞開鎖之聲。門內有三十余人,皆衣朱紫,行列階下。貴人指示曰:此等待君富貴,辭之何益?此人視之,乃李尚韋駱之輩也。諸人復入院門。又叱泚入西廊一院焉。貴人問左右云:是何時事?答曰:十月。又問何適而可。曰:奉天。如此詰問。良久乃已。前追使者復出,謂百姓曰:誤追君來,可速歸。尋路而返。夢覺,話于親密。其后事果驗也。(出《原化記》)

  王方平  

  太原王方平性至孝。其父有疾危篤。方平侍奉藥餌,不解帶者逾月。其后侍疾疲極,偶于父床邊坐睡。夢一鬼相語,欲入其父腹中。一鬼曰:若何為入。一鬼曰:待食漿水粥,可隨粥而入。既約,方平驚覺。作穿碗。以指承之,置小瓶于其下。候父啜,乃去承指,粥入瓶中,以物蓋上。于釜中煮之為沸,開視,乃滿瓶是肉。父因疾愈。議者以為純孝所致也。(出《廣異記》)

  張詵  

  張詵,以貞元中,以前王屋令調于有司。忽夢一中使來,詵即具簪笏迎之。謂詵曰:有詔召君,可偕去。詵驚且喜,以為上將用我。即命駕,與中使俱出。見門外有吏十余,為驅殿者。詵益喜,遂出開遠門,西望而去。其道左有吏甚多,再拜于前。近二百里,至一城,輿馬人物喧嘩,闐咽于路,槐影四矗,煙幕邐迤。城之西北數里,又一城。外有被甲者數百,羅立門之左右,執戈戟,列幡幟,環衛甚嚴,若王者居。既至門,中使命詵下馬。詵整巾笏,中使引入門。兵士甚多。見宮闕臺閣,既峻且麗。又至一門,中使引入百余人,具笏組,列于庭,儀甚謹肅。又有一殿峙然,瓊玉華耀,真天子殿。殿左右有士數十,具甲倚劍。殿上有朱紫中使甚多。一人峨冠,被袞龍衣,憑玉幾而坐殿之東宇。又有一冠衣者,貌若婦人,亦據玉幾殿之西宇。有宮嬪數十,列于前。中使謂詵曰:上在東宇,可前謁。即趨之東宇前,再拜。有朱衣中使,立于殿之前軒,宣曰:卿今宜促治吾宮庭事,無使有不如法者。詵又再拜舞蹈。即而中使又引至西宇下,其儀度如東宇,既拜,中使遂引出門。詵悸且甚,因謂之曰:某久處外藩,未得見天子,向者朝對,無乃不可于禮乎?中使笑曰:吾君寬,無懼耳。言畢東望,有兵士數百馳來。中使謂詵曰:此警夜之兵也。子疾去,無犯嚴禁。即呼吏命駕?;袒笾H而寤。竊異其夢,不敢語于人。后數日,詵拜乹陵令。及凡所經歷,皆符所夢。又天后袝葬,詵所夢殿東宇下。峨冠被袞龍衣者,乃高宗也。殿西宇下,冠衣貌如婦人者,乃天后也。后數月,因至長安,與其友數輩會宿,具話其事。有以列圣真圖示詵者,高宗及天后,果夢中所見也。(出《宣室志》)

  麻安石  

  麻安石,唐貞元中至壽春,謁太守楊承恩。安石在道門,習學推步,自言大夫四月加官,合得旌節。是年,武成刺史三人,安州伊公慎、宋州劉公逸、壽州楊公淮并加散騎常侍。后安石忽夜夢。壽州子城內路西院中殿內,見戴冠幘神人,乘白馬,朱尾鬣,稱是宋武帝。呼安石向前曰:楊承恩無節度使,卿不用住。至明,方問人,此乃宋武帝升壇拜將處,有記見在。安石檢解夢書,言見戴冠幘神與人言者,善惡如其言。遂再三懇辭,暫歸山。是月,離壽州。后楊公風疾,罷歸朝,果驗也。(出《祥異集驗》)

  閻陟  

  閻陟幼時,父任密州長史,陟隨父在任。嘗晝寢,忽夢見一女子,年十五六,容色妍麗,來與己會。如是者數月,寢輒夢之。后一日,夢女來別,音容凄斷,曰:己是前長史女,死殯在城東南角。明公不以幽滯卑微,用薦枕席。我兄明日來迎己喪,終天永別,豈不恨恨。今有錢百千相贈,以伸允眷。言訖,令婢送錢于寢床下,乃去。陟覺,視床下,果有百千紙錢也。(出《廣異記》)

  劉景復  

  吳泰伯廟,在東閶門之西。每春秋季,市肆皆率其黨,合牢醴,祈福于三讓王,多圖善馬、彩輿、女子以獻之。非其月,亦無虛日。乙丑春,有金銀行首乣合其徒,以綃美人,捧胡琴以從,其貌出于舊繪者,名美人為勝兒。蓋戶牖墻壁會前后所獻者,無以匹也。女巫方舞。有進士劉景復,送客之金陵,置酒于廟之東通波館,而欠伸思寢。乃就榻,方寢,見紫衣冠者言曰:讓王奉屈。劉生隨而至廟,周旋揖讓而坐。王語劉生曰:適納一胡琴,藝甚精而色殊麗。吾知子善歌,故奉邀作胡琴一章,以寵其藝。初生頗不甘,命酌人間酒一杯與歌。逡巡酒至,并獻酒物。視之,乃適館中祖筵者也。生飲數杯,醉而作歌曰:繁弦已停雜吹歇,勝兒調弄邏逤發。四弦攏拈三四聲,喚起邊風駐寒月。大聲漕漕奔淈淈,浪蹙波翻倒溟浡。小弦切切怨飔飔,鬼注神悲低悉率。側腕斜挑掣流電,當秋直戛騰秋鶻。漢妃徒得端正名,秦女虛夸有仙骨。我聞天寶年前事,涼州未作西戎窟。麻衣右衽皆漢民,不省胡塵暫蓬勃。太平之末狂胡亂,犬豕崩騰恣唐突。玄宗未到萬里橋,東洛西京一時沒。一朝漢民沒為虜,飲恨吞聲空咽嗢。時看漢月望漢天。怨氣沖星成(成字原缺。據明鈔本補。)彗孛。國門之西八九鎮,高城深壘閉閑卒。河湟咫尺不能收,挽粟推車徒矻矻。今朝聞奏涼州曲,使我心魂暗超忽。勝兒若向邊塞彈,征人血淚應闌干。歌既成,劉生乘醉,落洎草扎而獻。王尋繹數四,召勝兒以授之。王之侍兒有不樂者,妒色形于坐。王(明抄本王作中,應連上為句。)恃酒,以金如意擊勝兒首,血淋襟袖。生乃驚起。明日視繪素,果有損痕。歌今傳于吳中。(出《纂異記》)

關鍵詞:太平廣記,夢五(鬼神上)

解釋翻譯
[挑錯/完善]

  煬帝 豆盧榮 楊昭成 扶溝令 王諸 西市人 王方平 張詵 麻安石 閻陟 劉景復

  煬帝  

  唐武德四年,東都洛陽平定之后,在觀文殿書庫有新書八千多卷,準備運回長安。有位上官魏夢見隋煬帝大聲斥責道:你們為什么要把我的書運向長安?!運書那天,由太府卿宋遵貴監運,從東京出發,到陜州又裝到大船上,欲走水路載向長安。不料,遇到暴風雨將船顛覆,一卷書也沒有剩下。這時,上官魏又夢見隋煬帝高興地說:那些書又回到我的手里了!隋煬帝生前,一向愛惜書籍,他的書雖然堆積如山,但一個字也不許流失。他雖然死了,但上蒼還愛憐于他,才這樣做的。要知道,觀文殿書庫里的這批新書,全是隋煬帝在大業年間秘密珍藏的呵。

  豆盧榮  

  唐代上元初年,豆盧榮在溫州別駕任上去世。豆盧榮的妻子是金河公主的女兒。公主曾經下嫁辟葉,做過辟葉王的妻子。辟葉王死后,金河便回到了大唐。當時,豆盧榮來溫州輔佐執政,金河公主也隨他來到溫州住了多年。寶應初年,臨海的賊寇袁晁攻下了臺州。這時金河公主的女兒夢見一個人,披頭散發,渾身是血,對她說道:溫州將要遭受戰亂之苦,你們應該快點離開。否則,必然會遭殃的。醒來后,她把這件事講給母親聽。金河公主說:夢都是顛倒的,不足信呵。有頃再睡,女兒又夢見了豆盧榮,說:剛才那個披頭散發的人,是你的父親,現在是陰間的將軍。浙東將敗,是想讓你們快點離去,望能照我說的去做,不要戀惜財物。女兒醒來之后,又把這件事告訴了金河公主。當時江東糧食奇貴,只有溫州糧食比較賤。金河公主讓人買來江南綢緞幾千匹,因此舍不得離去。又有一天,女兒夢見父親對她說:浙東的八個州,已經被袁晁所攻破;你母親如果再不離去,必吃苦頭。說著便哭起來。于是,公主搬到栝州,不久栝州也陷落了。母女倆只身出走,跟夢中說的一樣。

  楊昭成  

  唐玄宗開元末年,洛陽的賈氏為廣漢郡什邡縣令,上任時將家眷也一同帶去。走到離白土店還有七里地的時候,他的妻子段氏,由于馬驚了把她甩進土坑里摔死了。當時,就將她埋在了山中。兩年之后,弘農縣的楊昭成任益州倉曹,早晨出發去廣漢。忽然,他的妻子竇氏在馬上睡著了,向后傾倒。楊昭成親自上前攔住馬,連聲呼喊,妻子卻沒有反應,快到白土店時才醒轉過來。她對丈夫說:剛才我夢見一個婦人,穿著白布衫和綠色的單裙子,年齡將近三十歲的樣子,長得美艷動人。她攔住我的馬,悲哭不已,并且自稱姓段,是什邡賈縣令的妻子,那年在這里摔死了,孤單單地留在山中,不勝寂寞。她說夫人將來有機會回到京城,我有個哥哥叫什么什么,現任京兆功曹,你可以代我去看看他,并請收回我的魂魄,送回故鄉。她千叮嚀萬囑咐,然后便離去了。楊昭成這天晚上住在了白土店里,把夢中的事全都跟店里人說了。店里人道:賈縣令妻子的墳,離這有六七里路。她的確是墜坑而死的,并且就埋在了山中,已經過去兩年了。事情的經過,果然與那夢相符。楊昭成十分驚異,便把這事記下了。后來,他奉旨進京,尋找到段氏的家人,把段氏的事說了,聽說這件事之后,段家上下痛哭不止,當即派人進山取回棺柩,又重新安葬了。

  扶溝令  

  扶溝縣令的名字叫霽,忘記他的姓了,于唐大歷年間故去。半年之后,他的妻子在夢中與他相遇。妻子問他在陰間過得怎么樣,他說:我生前是進士,吃虧在于輕薄放浪,有時候寫詩賦詞發泄怨言,有時詆毀他人,現在被陰間所管制。每天送來兩條毒蛇還有三只蜈蚣,讓它們在我的耳、鼻、口等七個孔里鉆來鉆去。受的苦呵,真是不堪忍受。人家已經判我三百六十天受這種折磨,然后,才能托生于來世。最近,因為別的一點小事,我又被閻王爺痛打一頓,那條帶襠的舊褲子已不像樣子,人們都取笑于我。你能不能再作一條新的送我?他妻子說:沒有布料可作呀。霽說:前幾天,萬年縣尉蓋又玄剛把二匹絹布送給你,怎么說沒有布料呢?接著,他又求妻子為他鑄佛像寫法華經。妻子無奈,便一并都答應下來。這時,他才悄然離去。

  王諸  

  唐大歷年間,邛州刺史崔勵的親外甥王諸家住在綿州。他經常往來于秦蜀之間,對京城里的一些事情了如指掌。一日來到京城,他與倉部令史趙盈交上了朋友。他常常請求趙盈為綿州的親人辦些事情,趙盈都幫忙給辦了。王諸想回去,趙盈卻堅持把他留下來。半夜,趙盈對王諸說:我大姐嫁給老陳家,只有一個外甥女。前年大姐去世了,拋下這個外甥女,由我留下撫養。我見她聰明可愛,不想托給他人。我知道你的脾氣秉性,更知道你心地善良,跟著你不會受饑寒之苦。今天說這件事,不是想求你與她結為夫妻,只是想讓她侍奉于你。如果你將來正式結婚娶妻,這孩子能夠留在你們家里也就行了。這是我的希望,如果你能夠接受,我們的關系就會更密切了。王諸回答說:感謝你的美意,我怎敢不接受?我該與她白頭偕老呵!隨即,王諸備下彩禮迎娶陳氏。兩年之后,王諸帶她回到了綿州。這時,王諸的舅父崔勵來邛州主管行商之事,王諸前去拜望。崔勵當即就把他責罵了一頓,說他不務正業胡亂來,并擔心他將來不再結婚。王諸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對舅父講了。崔勵說:我的小女兒性格溫柔寬厚,我想把她嫁給你,來個親上加親。再說,她也一定能夠容得下陳氏女的。陳氏也說道:我哪敢有別的什么想法,有個溫飽也就滿足了。夫人不責怪,不遷怒,這便是我的所求呵!不久,王諸遂與表妹崔氏女喜結良緣。崔氏要求與陳氏同居一室,二人關系融洽,沒有產生任何不悅的事情。崔勵讓他兒子崔鏗與王諸到江陵買房子,順便把金銀布帛順著三峽運回去。王諸是三月出發的。五月,崔勵被人取替,全家人隨即向江陵而去。王諸和崔鏗剛買一座宅院,正在修葺,午休時候,王諸忽然夢見陳氏女披散著頭發而來,哀哀切切地對他說:我本是他鄉一個卑賤的女人,向來對崔氏婦都很尊重,將來的事情也都談妥了??墒?,萬萬沒有想到,那天我在三峽船中洗發,她指使人推了我一把,我便跌入激流中淹死了,永遠葬在了魚鱉的肚子里。她邊哭邊說,淚水沾滿了衣襟。一會兒,崔鏗去東廂房睡覺,也說夢見了陳氏訴冤道:崔夫人不仁,在三峽害了我的性命!崔鏗與王諸對面坐著,二人都感到很驚訝。當夜,他們的夢還是這樣的。崔鏗十分羞愧地對王諸說:我姐姐的情性不該是這樣的呀,怎么會有此冤呢?咱們暫且去江邊等候消息,如果聽說陳氏遇險,這事兒就一定是真的了!幾天之后,果然傳來信說,陳氏已經在三峽淹死了。等到崔勵趕到王諸家,王諸哭泣向他訴說了這件事。崔氏被她兄弟大聲責罵了一頓,有口難辯,隨即剪斷頭發,嗓子都哭啞了,最后竟一病而死。王諸心灰意冷,浪跡天涯。幾年之后,他在夏口水軍營里的大門東邊,看見一個女人,那模樣酷似陳氏。王諸盯著她看了許久,她也站住腳,向王諸矚目而視,并問他的仆人:他是不是姓王?仆人急忙告訴了王諸及崔鏗,他們向陳氏詢問究竟。陳氏說:實際上,那天并不是崔氏指使人干的,而是我失足墜入三峽水中。過了一夜,我的尸體于第二天漂在淺水的沙石上。這時,幸遇鄂州回易小將梁璨。開始,他想將我收葬;后來我吐出了大量的水,忽然蘇醒過來了。我為感謝梁的厚恩,便嫁給他作了妻子?,F在,我們已經生下兩個孩子了。王諸由于錯怪了崔氏而覺得有負于她,便進了羅浮山做了一個頭陀和尚。

  西市人  

  唐德宗建中年間,長安城西有個人忽然夢見自己被人捕去,來到一座縣衙,這座府衙頗為森嚴。讓西市人站在門外,使者就走了,也不見有來招呼,只聽房子里有拷問犯人聲音。他從屏風的縫隙間偷偷望去,只見大廳上有位大人物,穿著紫衣坐在案前,還有穿綠衣裳的人坐在其兩旁,有三四個人。堂下,只見朱泚身上戴著枷鎖和鐐銬,穿著白衣服,伸出腦袋又是鞠躬又是磕頭,苦苦地哀求著。那個大人物低頭看著案子,一句話也不說。半天,他才說:你的命中注定有這件事,完全是按照天的旨意行事,哀求也沒有用處。朱泚又哀求,沒完沒了,泫然流涕。大人物怒道:你連什么叫天命也不懂嗎?!他令手下人打開東廊下兩個院門,隨即傳來開鎖之聲。門內有三十多個人,全穿朱紫色衣服,站立臺階兩旁。那位大人物對這些人說:這些人都在等待著你的富貴,推辭又有什么好處呢?長安城西這個人舉目望去,發現他們是李、尚、韋駱之輩呵。這些人沒有辦法,又回到院門。接著,那位大人物又叱責朱泚。大人物向手下人問道:什么時候執行?回答說:十月。又問:合適嗎?回答說:奉天而行。這樣一問一答,半天才完。長安城西這個人想上前問個明白,帶他來的那人對他說:我把你錯抓了來,你趕快回去吧。于是,他尋路而歸。這時他從夢中驚醒,說給家里人聽。后來的事情果然應驗了。

  王方平  

  太原有個叫王方平的人,十分有孝心。他的父親患病在床,日見沉重;王方平煎湯熬藥,侍奉左右,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脫衣服了。一天,他實在太疲勞了,就坐在父親床邊睡著了。這時,他夢見幾個鬼在對話,一個說:我想鉆進他父親的肚子里。一個說:你怎么鉆進去?另一個說:等他喝稀粥的時候,可以隨粥而入嘛!他們剛剛約定好,王方平便驚醒了。他將粥碗擊穿,用手先捂著,把一個小瓶子放在它的下面。等父親要喝粥的時候,他把手一撤,粥便注入了瓶中。然后用東西蓋上。他把這瓶子扔進鍋里,煮沸無數次,再打開一看,滿瓶是肉!不久,父親的病就好了。人們議論說,正是他的孝心感動了上蒼,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呵。

  張詵  

  唐德宗貞元年間,張詵從前王屋縣令調于有司,等待重新任用,忽然夢見一位中使來找他,他急忙捧起笏板迎上前去。那位中使對詵說:現有詔書召見你,可跟隨我來。聽罷,張詵又驚又喜,以為皇帝要重用自己,當即與中使走出房門,奉命前往皇宮。一出門,只見兩旁站著十余個小吏,都是皇宮里的人。張詵見狀更加歡喜,隨即打開了大門,隨中使向西行去。走著走著,只見道左側的小吏越來越多,并紛紛拜倒在他的面前。走了近二百里,來到一座大城,車馬行人喧嘩不已,致使交通堵塞。兩旁槐樹挺拔,煙霧飄然不絕。城西北方向數里,又有一座大城,外面有穿盔甲的兵士數百,持戈操戟,打著旌旗,站在門的兩側??茨欠佬l森嚴的樣子,象皇帝居住的地方。來到門口,中使命令張詵下馬,整理儀容,隨即便將他引進門去。這里兵士更多??茨菍m殿的樓閣亭臺,真是既莊嚴又華麗。又走進一個大門,中使領進一百多人,每個人都捧著笏板,列于庭上,氣氛顯得更加謹肅。再走,又見到一座巍然的大殿,玉色生輝,華耀無比。這便是真天子的圣殿了。大殿左右有軍士數十位,全戴著盔甲,佩著長劍。殿上還有好多穿著朱紫衣服的中使。這時只見一個人靠著玉幾坐在大殿東側,他穿著帝王的龍袍,頭上皇冠威矗。還有一個戴高冠的人,靠著玉幾坐在大殿的西側。從相貌上看,這象個女人,身旁站立著幾十個宮嬪。中使對張詵說:皇帝坐在東側,你可上前謁見。張詵急忙躬身上前,跪拜。有位穿紅衣服的中使站在殿前的高處,宣旨道:愛卿適于管理我朝宮廷之事,使上上下下都嚴格守法。張詵上前跪下又拜,樂得手舞足蹈。一會兒,中使把他又引到大殿西側,又像剛才在東側那樣禮拜了一番。然后,中使帶他走出門來。張詵心有余悸地對中使說:我久居外地,沒有見過皇帝;今天奉旨朝覲,不知道我有沒有失禮的地方?中使笑著說:我們皇帝寬厚仁慈,用不著害怕。說完他向東望去,只見有兵士數百急步跑來。中使對張詵說:這些都是夜間負責警戒的士兵呵。你快回去吧,不要違犯這里的禁規。隨即喚過一名小吏,命其駕車送張詵。張詵正惶惑之際從夢中醒來。他暗自為此夢驚,卻又不敢告訴別人。幾天之后,張詵被封為乹陵縣令。此后他所經歷的一切,都與那個夢相契合。后來,武則天皇后與唐高宗合葬。就是張詵夢見大殿東側。戴著皇冠穿著龍袍的那個人,乃是高宗皇帝;坐在大殿西側的那個女人,乃是則天皇后。數月之后,張詵因事來到長安,與好多朋友住在一起閑談時,說到了這件事。于是,有人拿出列圣真圖給張詵看--高宗皇帝及則天皇后,果然象夢中見到的一樣。

  麻安石  

  麻安石于唐貞元年間去壽春州,拜謁太守楊承恩。麻安石信奉道教,善于推算歷法,他說楊承恩四月可以升官,到時候應該舉行儀式。這年,武成道所轄的州里有三位刺史升了官,他們是安州刺史伊慎,宋州刺史劉逸,壽州刺史楊淮,都加官為散騎常侍。后來,麻安石晚上忽然作了一個夢,夢見在壽州附近一小城內路西院正中大殿上,有一個戴著帽子扎著頭巾的神人,騎著白馬,那馬尾巴馬鬃上長得是紅毛。他自稱宋武帝,把麻安石喚到面前說:楊承恩當不成節度使,你不宜在此久留。天亮之后,麻安石向人一打聽才知道這里正是宋武帝升壇拜將處,并有記載。他看解夢的書上說,夢見戴帽子和頭巾的神仙跟人說的話,善惡都會像他說的一樣。于是他再三懇請辭行,暫時回到山中,當月離開壽州。后來楊承恩中風,只好罷職回朝。麻安石的夢果然應驗了。

  閻陟  

  閻陟小的時候,父親任密州長史,他跟著父親就住在密州。閻陟曾經在一個白天睡著了,忽然夢見一個小女子,十五六歲年紀,長得很漂亮,來與自己幽會。就這樣一連過了好幾個月,閻陟一睡著就夢見那個女子。后來有一天,他夢見那女子來與自己告別,潸然淚下,神情凄絕。她說道:我是本州前長史的女兒,死后埋葬在城東南角上。你不嫌我滯于幽冥地位卑微,與我同床共枕,盡夫妻之歡。我哥哥明天來為我遷墳,你我緣分已盡即將永別,豈不是此恨綿綿?現在我有一百千錢要贈給你,以作你將來娶妻之用。說罷,她令婢女把錢放到床下就走了。閻陟醒來,一看床下,果然有一百千紙錢。

  劉景復  

  吳國的始祖廟,在城東正門的西側。每到春秋季節,城中店鋪的主人便領人帶著豬羊和酒等祭品,向三讓王祈求賜福,還有些人用紙扎了駿馬、彩車和美女敬獻給神。即使不是正日子,也天天不斷有人來祭神。乙丑年春天,有位金店店主糾集徒眾,在綢子上上美女,那美女的容貌出自于舊畫,還有捧著胡琴緊隨其后的侍女。他們稱那美女為勝兒??v觀房前屋后所有獻來的祭品,沒有能趕過他們的。女巫開始手舞足蹈。有位叫劉景復的進士,由于為客人送行,在廟東邊的通波館里喝了酒,久坐疲乏沉沉欲睡,就倒在了床上。剛睡著,就夢見一位穿戴紫衣冠的人對他說:讓王請你屈駕到廟里一坐。劉景復隨他來到廟上,與眾人周旋又向讓王揖拜后入坐。讓王對劉景復說:剛才收到一把胡琴,還有一個小女子。她琴藝精湛而姿色殊麗。我知道你精通歌律,因此想請你作一首胡琴曲,使她的琴藝盡情發揮。開始,劉景復很不情愿,便說要喝一杯人間的好酒之后才能唱。俄頃酒上來了,還有下酒菜。劉景復一看,原來是通波館送別宴上的東西。劉景復一連喝了幾杯酒,微醉,唱道:繁弦已停雜吹歇,勝兒調弄邏逤發。四弦攏拈三四聲,喚起邊風駐寒月。大聲漕漕奔淈淈,浪蹙波翻倒溟浡。小弦切切怨飔飔,鬼泣神悲低悉率。側腕斜挑掣流電,當秋直戛騰秋鶻。漢妃徒得端正名,秦女虛夸有仙骨。我聞天寶年前事,涼州未作西戎窟。麻衣右衽皆漢民,不省胡塵暫蓬勃。太平之末狂胡亂,犬豕崩騰恣唐突。玄宗未到萬里橋,東洛西京一時沒。一朝漢民沒為虜,飲恨吞聲空咽嗢。時看漢月望漢天,怨氣沖星成彗孛。國門之西八九鎮,高城深壘閉閑卒。河湟咫尺不能收,挽粟推車徒矻矻。今朝聞奏涼州曲,使我心魂暗超忽。勝兒若向邊塞彈,征人血淚應闌干。唱完,劉景復乘著酒興,用草扎了一只狗敬獻上去。讓王反復推求數次,把勝兒召到跟前,面授機宜。因此,讓王的侍女有的就不高興了,臉上現出嫉妒的神色。讓王借著酒勁兒,用金如意敲擊勝兒的腦袋,使她鮮血淋淋,濕透了衣襟和袖子。劉景復驚醒坐起。第二天,他進廟去看那綢布上的勝兒,頭上果然有傷痕。他作的那首歌,至今還在江南一帶流傳。

《卷二百八十·夢五(鬼神上)》相關閱讀
你可能喜歡
用戶評論
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國學經典推薦

卷二百八十·夢五(鬼神上)原文解釋翻譯

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robinhoodcdf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桂ICP備2021001830號

国产A级理论片不卡顿|老汉A∨精品视频网|校花噗呲噗呲太深了好爽|久久一本热色99国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