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播國學經典

養育華夏兒女

列傳·卷二

作者:魏征等 全集:隋書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李穆子渾 穆兄子詢 詢弟崇 崇子敏

  李穆,字顯慶,自云隴西成紀人,漢騎都尉陵之后也。陵沒匈奴,子孫代居北 狄,其后隨魏南遷,復歸汧、隴。祖斌,以都督鎮高平,因家焉。父文保,早卒, 及穆貴,贈司空。穆風神警俊,倜儻有奇節。周太祖首建義旗,穆便委質,釋褐統 軍。永熙末,奉迎魏武帝,授都督,封永平縣子,邑三百戶。又領鄉兵,累以軍功 進爵為伯。從太祖擊齊師于芒山,太祖臨陣墮馬,穆突圍而進,以馬策擊太祖而詈 之,授以從騎,潰圍俱出。賊見其輕侮,謂太祖非貴人,遂緩之,以故得免。既而 與穆相對泣,顧謂左右曰:“成我事者,其此人乎!”即令撫慰關中,所至克定, 擢授武衛將軍、儀同三司,進封安武郡公,增邑一千七百戶,賜以鐵券,恕其十死。 尋加開府,領侍中。初,芒山之敗,穆以驄馬授太祖。太祖于是廄內驄馬盡以賜之, 封穆姊妹皆為郡縣君,宗從舅氏,頒賜各有差。轉太仆。從于謹破江陵,增邑千戶, 進位大將軍。擊曲沔蠻,破之,授原州刺史,拜嫡子惇為儀同三司。穆以二兄賢、 遠并為佐命功臣,而子弟布列清顯,穆深懼盈滿,辭不受拜。太祖不許。俄遷雍州 刺史,兼小冢宰。周元年,增邑三千戶,通前三千七百戶。又別封一子為升遷伯。 穆讓兄子孝軌,許之。

  宇文護執政,穆兄遠及其子植俱被誅,穆當從坐。先是,穆知植非保家之主, 每勸遠除之,遠不能用。及遠臨刑,泣謂穆曰:“顯慶,吾不用汝言,以至于此, 將復奈何!”穆以此獲免,除名為民,及其子弟亦免官。植弟淅州刺史基,當坐戮, 穆請以二子代基之命,護義而兩釋焉。未幾,拜開府儀同三司、直州刺史,復爵安 武郡公。武成中,子弟免官爵者悉復之。尋除少保,進位大將軍。歲余,拜小司徒, 進位柱國,轉大司空。奉詔筑通洛城。天和中,進爵申國公,持節綏集東境,筑武 申、旦郛、慈澗、崇德、安民、交城、鹿盧等諸鎮。建德初,拜太保。歲余,出為 原州總管。數年,進位上柱國,轉并州總管。大象初,加邑至九千戶,拜大左輔, 總管如故。

  高祖作相,尉迥之作亂也,遣使招穆。穆鎖其使,上其書。穆子士榮,以穆所 居天下精兵處,陰勸穆反。穆深拒之,乃奉十三環金帶于高祖,蓋天子之服也。穆 尋以天命有在,密表勸進。高祖既受禪,下詔曰:“公既舊德,且又父黨,敬惠來 旨,義無有違。便以今月十三日恭膺天命?!倍矶聛沓?,高祖降坐禮之,拜太師, 贊拜不名,真食成安縣三千戶。于是穆子孫雖在襁褓,悉拜儀同,其一門執象笏者 百余人。穆之貴盛,當時無比。穆上表乞骸骨,詔曰:“朕初臨宇內,方藉嘉猷, 養老乞言,實懷虛想。七十致仕,本為常人。至若呂尚以期頤佐周,張蒼以華皓相 漢,高才命世,不拘恆禮,遲得此心,留情規訓。公年既耆舊,筋力難煩,今勒所 司,敬蠲朝集。如有大事,須共謀謨,別遣侍臣,就第詢訪?!?

  時太史奏云,當有移都之事。上以初受命,甚難之。穆上表曰:

  帝王所居,隨時興廢,天道人事,理有存焉。始自三皇,暨夫兩漢,有一世而 屢徙,無革命而不遷。曹、馬同洛水之陽,魏、周共長安之內,此之四代,蓋聞之 矣。曹則三家鼎立,馬則四海尋分,有魏及周,甫得平定,事乃不暇,非曰師古。 往者周運將窮,禍生華裔,廟堂冠帶,屢睹奸回,士有苞藏,人稀柱石。四海萬國, 皆縱豺狼,不叛不侵,百城罕一。伏惟陛下膺期誕圣,秉箓受圖,始晦君人之德, 俯從將相之重。內翦群兇,崇朝大定,外誅巨猾,不日肅清。變大亂之民,成太平 之俗,百靈符命,兆庶謳歌。幽顯樂推,日月填積,方屈箕、潁之志,始順內外之 請。自受命神宗,弘道設教,陶冶與陰陽合德,覆育共天地齊旨。萬物開辟之初, 八表光華之旦,視聽以革,風俗且移。至若帝室天居,未議經創,非所謂發明大造, 光贊惟新。自漢已來,為喪亂之地,爰從近代,累葉所都。未嘗謀龜問筮,瞻星定 鼎,何以副圣主之規,表大隨之德?竊以神州之廣,福地之多,將為皇家興廟建寢, 上玄之意,當別有之。伏愿遠順天人,取決卜筮,時改都邑,光宅區夏。任子來之 民,垂無窮之業,應神宮于辰極,順和氣于天壤,理康物阜,永隆長世。臣日薄桑 榆,位高軒冕,經邦論道,自顧缺然。丹赤所懷,無容噤默。

  上素嫌臺城制度迮小,又宮內多鬼妖,蘇威嘗勸遷,上不納。遇太史奏狀,意 乃惑之。至是,省穆表,上曰:“天道聰明,已有徵應,太師民望,復抗此請,則 可矣?!彼鞆闹?。歲余,下詔曰:“禮制凡品,不拘上智,法備小人,不防君子。 太師、上柱國、申國公,器宇弘深,風猷遐曠,社稷佐命,公為稱首,位極帥臣, 才為人杰,萬頃不測,百煉彌精。乃無伯玉之非,豈有顏回之貳,故以自居寥廓, 弗關憲網。然王者作教,惟旌善人,去法弘道,示崇年德。自今已后,雖有愆罪, 但非謀逆,縱有百死,終不推問?!?

  開皇六年薨于第,年七十七。遺令曰:“吾荷國恩,年宦已極,啟足歸泉,無 所復恨。竟不得陪玉鑾于岱宗,預金泥于梁甫,眷眷光景,其在斯乎!”詔遣黃門 侍郎監護喪事,赗馬四匹,粟麥二千斛,布絹一千匹。贈使持節、冀定趙相瀛毛魏 衛洛懷十州諸軍事、冀州刺史。謚曰明。賜以石槨、前后部羽葆鼓吹、辒辌車。百 僚送之郭外。詔遣太常卿牛弘赍哀冊,祭以太牢。孫筠嗣。

  筠父惇,字士獻,穆長子也。仕周,官至安樂郡公、鳳州刺史,先穆卒。筠幼 以穆功,拜儀同。開皇八年,以嫡孫襲爵。仁壽初,叔父渾忿其吝嗇,陰遣兄子善 衡賊殺之。求盜不獲,高祖大怒,盡禁其親族。初,筠與從父弟瞿曇有隙,時渾有 力,遂證瞿曇殺之。瞿曇竟坐斬,而善衡獲免。四年,議立嗣。邳公蘇威奏筠不義, 骨血相殺,請絕其封。上不許。惇弟怡,官至儀同,早卒,贈渭州刺史。

  怡弟雅,少有識量。周保定中,屢以軍功封西安縣男,拜大都督。天和中,從 元定征江西,時諸軍失利,遂沒于陳。后得歸國,拜開府儀同三司,領左右軍。其 年,從太子西征吐谷渾,雅率步騎二千,督軍糧于洮河,為賊所躡,相持數日。雅 患之,遂與偽和,虜備稍解,縱奇兵擊破之。賜奴婢百口,封一子為侯。后拜齊州 刺史,俄征還京。數載,授瀛州刺史。高祖作相,鎮靈州以備胡。還授大將軍,遷 荊州總管,加邑八百戶。開皇初,進爵為公。

  雅弟恆,官至鹽州刺史,封陽曲侯。恆弟榮,官至合州刺史、長城縣公。榮弟 直,官至車騎將軍、歸政縣侯。直弟雄,官至柱國、密國公、驃騎將軍。雄弟渾, 最知名。

  渾字金才,穆第十子也。姿貌瑰偉,美須髯。起家周左侍上士。尉迥反于鄴, 時穆在并州,高祖慮其為迥所誘,遣渾乘驛往布腹心。穆遽令渾入京,奉熨斗于高 祖,曰:“愿執威柄以熨安天下也?!备咦娲髳?。又遣渾詣韋孝寬所而述穆意焉。 適遇平鄴,以功授上儀同三司,封安武郡公。開皇初,進授象城府驃騎將軍。晉王 廣出籓,渾以驃騎領親信,從往揚州。仁壽元年,從左仆射楊素為行軍總管,出夏 州北三百里,破突厥阿勿俟斤于納遠川,斬首五百級。進位大將軍,拜左武衛將軍, 領太子宗衛率。

  初,穆孫筠卒,高祖議立嗣,渾規欲紹之,謂其妻兄太子左衛率宇文述曰: “若得襲封,當以國賦之半每歲奉公?!笔隼?,因入白皇太子曰:“立嗣以長, 不則以賢。今申明公嗣絕,遍觀其子孫,皆無賴,不足以當榮寵。唯金才有勛于國, 謂非此人無可以襲封者?!碧釉S之,竟奏高祖,封渾為申國公,以奉穆嗣。大業 初,轉右驍衛將軍。六年,有詔追改穆封為郕國公,渾仍襲焉。累加光祿大夫。九 年,遷右驍衛大將軍。

  渾既紹父業,日增豪侈,后房曳羅綺者以百數。二歲之后,不以俸物與述。述 大恚之,因醉,乃謂其友人于象賢曰:“我竟為金才所賣,死且不忘!”渾亦知其 言,由是結隙。后帝討遼東,有方士安伽陀,自言曉圖讖,謂帝曰:“當有李氏應 為天子?!眲癖M誅海內凡姓李者。述知之,因誣構渾于帝曰:“伽陀之言信有徵矣。 臣與金才夙親,聞其情趣大異。常日數共李敏、善衡等,日夜屏語,或終夕不寐。 渾大臣也,家代隆盛,身捉禁兵,不宜如此。愿陛下察之?!钡墼唬骸肮允且?, 可覓其事?!笔瞿饲参滟S郎將裴仁基表告渾反,即日發宿衛千余人付述,掩渾等家, 遣左丞元文都、御史大夫裴蘊雜治之。案問數曰,不得其反狀,以實奏聞。帝不納, 更遣述窮治之。述入獄中,召出敏妻宇文氏謂之曰:“夫人,帝甥也,何患無賢夫! 李敏、金才,名當妖讖,國家殺之,無可救也。夫人當自求全,若相用語,身當不 坐?!泵羝拊唬骸安恢?,惟尊長教之?!笔鲈唬骸翱裳岳罴抑\反,金才嘗告敏 云:‘汝應圖箓,當為天子。今主上好兵,勞擾百姓,此亦天亡隋時也,正當共汝 取之。若復渡遼,吾與汝必為大將,每軍二萬余兵,固以五萬人矣。又發諸房子侄, 內外親婭,并募從征。吾家子弟,決為主帥,分領兵馬,散在諸軍,伺候間隙,首 尾相應。吾與汝前發,襲取御營,子弟響起,各殺軍將。一日之間,天下足定矣?!?述口自傳授,令敏妻寫表,封云上密。述持入奏之,曰:“已得金才反狀,并有敏 妻密表?!钡塾[之泣曰:“吾宗社幾傾,賴親家公而獲全耳?!庇谑钦D渾、敏等宗 族三十二人,自余無少長,皆徙嶺外。

  渾從父兄威,開皇初,以平蠻功,官至上柱國、黎國公。

  詢字孝詢。父賢,周大將軍。詢沉深有大略,頗涉書記。仕周納言上士,俄轉 內史上士,兼掌吏部,以干濟聞。建德三年,武帝幸云陽宮,拜司衛上士,委以留 府事。周衛王直作亂,焚肅章門,詢于內益火,故賊不得入。帝聞而善之,拜儀同 三司,遷長安令。累遷英果中大夫。屢以軍功,加位大將軍,賜爵平高郡公。

  高祖為丞相,尉迥作亂,遣韋孝寬擊之,以詢為元帥長史,委以心膂。軍至永 橋,諸將不一,詢密啟高祖,請重臣監護。高祖遂令高颎監軍,與颎同心協力,唯 詢而已。及平尉迥,進位上柱國,改封隴西郡公,賜帛千匹,加以口馬。

  開皇元年,引杜陽水灌三趾原,詢督其役,民賴其利。尋檢校襄州總管事。歲 余,拜顯州總管。數年,以疾征還京師,中使顧問不絕。卒于家,時年四十九,上 悼惜者久之。謚曰襄。有子元方嗣。

  崇字永隆,英果有籌算,膽力過人。周元年,以父賢勛,封乃樂縣侯。時年尚 小,拜爵之日,親族相賀,崇獨泣下。賢怪而問之,對曰:“無勛于國,而幼少封 侯,當報主恩,不得終于孝養,是以悲耳?!辟t由此大奇之。起家州主簿,非其所 好,辭不就官,求為將兵都督。隨宇文護伐齊,以功最,擢授儀同三司。尋除小司 金大夫,治軍器監。建德初,遷少侍伯大夫,轉少承御大夫,攝太子宮正。周武帝 平齊,引參謀議,以幼加授開府,封襄陽縣公,邑一千戶。尋改封廣宗縣公,轉太 府中大夫,歷工部中大夫,遷右司馭。高祖為丞相,遷左司武上大夫,加授上開府 儀同大將軍。尋為懷州刺史,進爵郡公,加邑至二千戶。尉迥反,遣使招之。崇初 欲相應,后知叔父穆以并州附高祖,慨然太息曰:“合家富貴者數十人,值國有難, 竟不能扶傾繼絕,復何面目處天地間乎!”韋孝寬亦疑之,與俱臥起。其兄詢時為 元帥長史,每諷諭之,崇由是亦歸心焉。及破尉惇,拜大將軍。既平尉迥,授徐州 總管,尋進位上柱國。

  開皇三年,除幽州總管。突闕犯塞,崇輒破之。奚、、契丹等懾其威略,爭 來內附。其后突厥大為寇掠,崇率步騎三千拒之,轉戰十余日,師人多死,遂保于 砂城。突厥圍之。城本荒廢,不可守御,曉夕力戰,又無所食,每夜出掠賊營,復 得六畜,以繼軍糧。突厥畏之,厚為其備,每夜中結陣以待之。崇軍苦饑,出輒遇 敵,死亡略盡,遲明奔還城者,尚且百許人,然多傷重,不堪更戰。突厥意欲降之, 遣使謂崇曰:“若來降者,封為特勤?!背缰夭幻?,令其士卒曰:“崇喪師徒, 罪當死,今日效命以謝國家。待看吾死,且可降賊,方便散走,努力還鄉。若見至 尊,道崇此意?!蹦送θ型毁\,復殺二人。賊亂射之,卒于陣,年四十八。贈豫鄎 申永澮亳六州諸軍事、豫州刺史,謚曰壯。子敏嗣。

  敏字樹生。高祖以其父死王事,養宮中者久之。及長,襲爵廣宗公,起家左千 牛。美姿儀,善騎射,歌舞管弦,無不通解。開皇初,周宣帝后封樂平公主,有女 娥英,妙擇婚對,敕貴公子弟集弘圣宮者,日以百數。公主親在帷中,并令自序, 并試技藝。選不中者,輒引出之。至敏而合意,竟為姻媾。敏假一品羽儀,禮如尚 帝之女。后將侍宴,公主謂敏曰:“我以四海與至尊,唯一女夫,當為汝求柱國。 若授馀官,汝慎無謝?!奔斑M見上,上親御琵琶,遣敏歌舞。既而大悅,謂公主曰: “李敏何官?”對曰:“一白丁耳?!鄙弦蛑^敏曰:“今授汝儀同?!泵舨淮?。上 曰:“不滿爾意邪?今授汝開府?!泵粲植恢x。上曰:“公主有大功于我,我何得 向其女婿而惜官乎!今授卿柱國?!泵裟税荻肝?。遂于坐發詔授柱國,以本官宿 衛。后避諱,改封經城縣公,邑一千戶。歷蒲、豳、金、華、敷州刺史,多不蒞職, 常留京師,往來宮內,侍從游宴,賞賜超于功臣。后幸仁壽宮,以為岐州刺史。

  大業初,轉衛尉卿。樂平公主之將薨也,遺言于煬帝曰:“妾無子息,唯有一 女。不自憂死,但深憐之。今湯沐邑,乞回與敏?!钡蹚闹?。竟食五千戶,攝屯衛 將軍。楊玄感反后城大興,敏之策也。轉將作監,從征高麗,領新城道軍將,加光 祿大夫。十年,帝復征遼東,遣敏于黎陽督運。時或言敏一名洪兒,帝疑“洪”字 當讖,嘗面告之,冀其引決。敏由是大懼,數與金才、善衡等屏人私語。宇文述知 而奏之,竟與渾同誅,年三十九。其妻宇文氏,后數月亦賜鴆而終。

  ○梁睿

  梁睿,字恃德,安定烏氏人也。父御,西魏太尉。睿少沉敏,有行檢。周太祖 時,以功臣子養宮中者數年。其后命諸子與睿游處,同師共業,情契甚歡。七歲, 襲爵廣平郡公,累加儀同三司,邑五百戶。尋為本州大中正。魏恭帝時加開府,改 封為五龍郡公,拜渭州刺史。周閔帝受禪,征為御伯。未幾,出為中州刺史,鎮新 安,以備齊。齊人來寇,睿輒挫之,帝甚嘉嘆。拜大將軍,進爵蔣國公,入為司會。 后從齊王憲拒齊將斛律明月于洛陽,每戰有功,遷小冢宰。武帝時,歷敷州刺史、 涼安二州總管,俱有惠政,進位柱國。

  高祖總百揆,代王謙為益州總管。行至漢川而謙反,遣兵攻始州,睿不得進。 高祖命睿為行軍元帥,率行軍總管于義、張威、達奚長儒、梁升、石孝義步騎二十 萬討之。時謙遣開府李三王等守通谷,睿使張威擊破之,擒數千人,進至龍門。謙 將趙儼、秦會擁眾十萬,據崄為營,周亙三十里。睿令將士銜枚出自間道,四面奮 擊,力戰破之。蜀人大駭,睿鼓行而進。謙將敬豪守劍閣,梁巖拒平林,并懼而來 降。謙又令高阿那肱、達奚惎等以盛兵攻利州。聞睿將至,惎分兵據開遠。睿顧謂 將士曰:“此虜據要,欲遏吾兵勢,吾當出其不意,破之必矣?!鼻采祥_府拓拔宗 趣劍閣,大將軍宇文夐詣巴西,大將軍趙達水軍入嘉陵。睿遣張威、王倫、賀若震、 于義、韓相貴、阿那惠等分道攻惎,自午及申,破之。惎奔歸于謙。睿進逼成都, 謙令達奚惎、乙弗虔城守,親率精兵五萬,背城結陣。睿擊之,謙不利,將入城, 惎、虔以城降,拒謙不內。謙將麾下三十騎遁走,新都令王寶執之。睿斬謙于市, 劍南悉平。進位上柱國,總管如故。賜物五千段,奴婢一千口,金二千兩,銀三千 兩,食邑千戶。

  睿時威振西川,夷、獠歸附,唯南寧酋帥爨震恃遠不賓。睿上疏曰:“竊以遠 撫長駕,王者令圖,易俗移風,有國恆典。南寧州,漢世柯之地,近代已來,分 置興古、云南、建寧、硃提四郡。戶口殷眾,金寶富饒,二河有駿馬、明珠,益寧 出鹽井、犀角。晉太始七年,以益州曠遠,分置寧州。至偽梁南寧州刺史徐文盛, 被湘東征赴荊州,屬東夏尚阻,未遑遠略。土民爨瓚遂竊據一方,國家遙授刺史。 其子震,相承至今。而震臣禮多虧,貢賦不入,每年奉獻,不過數十匹馬。其處去 益,路止一千,硃提北境,即興戎州接界。如聞彼人苦其苛政,思被皇風。伏惟大 丞相匡贊圣朝,寧濟區宇,絕后光前,方垂萬代,辟土服遠,今正其時。幸因平蜀 士眾,不煩重興師旅,押獠既訖,即請略定南寧。自盧、戎已來,軍糧須給,過此 即于蠻夷征稅,以供兵馬。其寧州、硃提、云南、西爨,并置總管州鎮。計彼熟蠻 租調,足供城防食儲。一則以肅蠻夷,二則裨益軍國。今謹件南寧州郡縣及事意如 別。有大都督杜神敬,昔曾使彼,具所諳練,今并送往?!睍创?,又請曰:“竊 以柔遠能邇,著自前經,拓土開疆,王者所務。南寧州,漢代柯之郡,其地沃壤, 多是漢人,既饒寶物,又出名馬。今若往取,仍置州郡,一則遠振威名,二則有益 軍國。其處與交、廣相接,路乃非遙。漢代開此,本為討越之計。伐陳之日,復是 一機,以此商量,決謂須取?!备咦嫔罴{之,然以天下初定,恐民心不安,故未之 許。后竟遣史萬歲討平之,并因睿之策也。

  睿威惠兼著,民夷悅服,聲望逾重,高祖陰憚之。薛道衡從軍在蜀,因入接宴, 說睿曰:“天下之望,已歸于隋?!泵芰顒襁M,高祖大悅。及受禪,顧待彌隆。睿 復上平陳之策,上善之,下詔曰:“公英風震動,妙算縱橫,清蕩江南,宛然可見。 循環三復,但以欣然。公既上才,若管戎律,一舉大定,固在不疑。但朕初臨天下, 政道未洽,恐先窮武事,未為盡善。昔公孫述、隗囂,漢之賊也,光武與其通和, 稱為皇帝。尉佗之于高祖,初猶不臣。孫晧之答晉文,書尚云白?;驅た罘?,或即 滅亡。王者體大,義存遵養,雖陳國來朝,未盡籓節,如公大略,誠須責罪,尚欲 且緩其誅,宜知此意?;春N礈?,必興師旅,若命永襲,終當相屈。想以身許國, 無足致辭也?!鳖D酥寡?。

  睿時見突厥方強,恐為邊患,復陳鎮守之策十余事,上書奏之曰:“竊以戎狄 作患,其來久矣。防遏之道,自古為難。所以周無上算,漢收下策,以其倏來忽往, 云屯霧散,強則騁其犯塞,弱又不可盡除故也。今皇祚肇興,宇內寧一,唯有突厥 種類,尚為邊梗。此臣所以廢寢與食,寤寐思之。昔匈奴未平,去病辭宅,先零尚 在,充國自劾。臣才非古烈,而志追昔士。謹件安置北邊城鎮烽候,及人馬糧貯戰 守事意如別,謹并圖上呈,伏惟裁覽?!鄙霞螄@久之,答以厚意。

  睿時自以周代舊臣,久居重鎮,內不自安,屢請入朝,于是征還京師。及引見, 上為之興,命睿上殿,握手極歡。睿退謂所親曰:“功遂身退,今其時也?!彼熘x 病于家,闔門自守,不交當代。上賜以版輿,每有朝覲,必令三衛輿上殿。睿初平 王謙之始,自以威名太盛,恐為時所忌,遂大受金賄以自穢。由是勛簿多不以實, 詣朝堂稱屈者,前后百數。上令有司案驗其事,主者多獲罪。?;虘?,上表陳謝, 請歸大理。上慰諭遣之。

  十五年,從上至洛陽而卒,時年六十五。謚曰襄。子洋嗣,官歷嵩、徐二州刺 史、武賁郎將。大業六年,詔追改封睿為戴公,命以洋襲焉。

  史臣曰:李穆、梁睿,皆周室功臣,高祖王業初基,俱受腹心之寄。故穆首登 師傅,睿終膺殊寵,觀其見機而動,抑亦民之先覺。然方魏朝之貞烈,有愧王陵, 比晉室之忠臣,終慚徐廣。穆之子孫,特為隆盛,硃輪華轂,凡數十人,見忌當時, 禍難遄及,得之非道,可不戒歟!

關鍵詞:隋書,列傳

解釋翻譯
[挑錯/完善]

  李穆字顯慶,自稱隴西成紀人,漢朝騎都尉李陵之后。

  李陵陷沒匈奴,其子孫就世世代代居住在北狄,后來隨北魏南遷,重新回到州、隴州一帶居住。

  祖父李斌,以都督身份鎮守高平,因而以此為家。

  父親李文保,很早就死了,等到李穆顯貴時,追贈司空。

  李穆風神警俊,倜儻有奇節。

  周太祖剛舉義旗時,李穆便委身相許,為官統軍。

  永熙末,奉迎魏武帝,被授都督,封爵永平縣子,食邑三百戶。

  他又統領鄉兵,累計軍功,進子爵為伯爵。

  他跟隨周太祖在芒山攻擊齊國軍隊,周太祖在陣前墮馬,李穆突圍前進,用馬鞭敲周太祖而怪他落馬,并把帶來的馬給太祖,一起沖破重圍逃了出來。

  賊人見太祖輕佻,以為他不是貴人,就沒有緊追不舍,他們因此幸免于一死。

  不久周太祖和李穆相對而泣,回頭對近臣們說:“成就我的大業的,就是這個人啦!”就命令李穆安撫慰問關中,李穆所到之處,立即平定。

  周太祖提拔他當武衛將軍、儀同三司,晉封伯爵為武安郡公爵,增加食邑一千七百戶,并賜以鐵券,饒恕他十次死罪。

  不久又讓他開府治事,兼領侍中之職。

  當初,芒山敗北,李穆將馬授給周太祖,太祖于是將廄內的馬全部賜給李穆,并封李穆的姐妹為郡君、縣君,子孫隨舅家姓李,賞賜各有等差。

  李穆轉任太仆,跟隨于謹攻破江陵,增加食邑一千戶,進位為大將軍。

  進擊并打破了曲沔蠻,被授為原州刺史,周太祖另拜授李穆嫡子李為儀同三司。

  李穆因考慮到兩位兄長李賢、李遠都是佐命功臣,而子弟們都擔當清顯之職,李穆深深地戒懼盈滿,因此堅辭不受,但太祖不許他不受。

  不久李穆遷任雍州刺史,兼任小冢宰。

  北周元年(557),李穆增加食邑三千戶,連同以前的共三千七百戶。

  又另封一個兒子為升遷伯,李穆讓爵于兄子李孝軌,太祖同意了。

  宇文護執政時,李穆兄李遠及李遠之子李植,全部被殺,李穆應當坐罪。

  在此之前,李穆知道李植不是保家之主,每每勸李遠除掉他,李遠不能用其謀。

  等到李遠臨刑受死時,哭著對李穆說:“顯慶,我不聽你的話,以至落到這個地步,怎么辦啦!”李穆因此免于一死,免職為民,他的子弟也被免官。

  李植弟淅州刺史李基,應當連坐被殺,李穆請求用自己的兩個兒子換回李基的性命,宇文護認為李穆仁義而釋放了他們。

  不久,拜授李穆為開府儀同三司、直州刺史,并恢復李穆爵位安武郡公。

  武成年間(559~560),李穆被免除官爵的子弟,全部恢復官爵。

  不久,李穆被任為少保,進位大將軍。

  過了一年多,又拜授小司徒,進位柱國,轉任大司空。

  奉詔修筑通洛城。

  天和中(566~572),晉爵位為申國公,持節安撫東境,修武申、旦郛、慈澗、崇德、安民、交城、鹿盧等城鎮。

  建德初,拜授太保。

  一年多以后,出京任原州總管。

  過了幾年,進位上柱國,轉任并州總管。

  大象初,增加食邑到九千戶,拜授大左輔,并仍如過去那樣擔任并州總管。

  隋高祖為北周宰相時,尉遲迥作亂造反,派人招李穆。

  李穆關住尉遲迥的使者,把尉遲迥聯絡造反的書信上交朝廷。

  李穆之子李士榮,憑了李穆所居為天下精兵匯集之處,私下勸李穆造反。

  李穆堅決拒絕,并將十三環金帶送給高祖,這是天子的服飾。

  李穆不久因天命有定,秘密上表,勸高祖登基。

  隋高祖受禪后,下詔書說,要在本月十三日承接天命,登基為帝。

  不久李穆來朝,隋高祖對他禮遇有加,拜授他為太師,要他贊拜時不自報姓名,實食成安縣三千戶的食邑。

  于是,李穆子孫中,即便尚在襁褓的,也都拜為儀同,他一家中執象笏的有一百多人。

  李穆的貴盛,在當時無人可比。

  李穆上表請求退休,隋高祖下詔書,同意李穆退休,并說如有大事,當叫大臣上李府請教。

  這時太史上奏說,當會發生不得不遷移首都之事。

  皇上因為剛剛受禪登基,一聽此話,甚感為難。

  李穆上表說,遷都是常有的事,勸皇上不必疑惑。

  皇上一向嫌臺城地方狹小,而且宮中多有鬼妖,蘇威曾勸遷都,皇上沒采納。

  后遇太史上奏,心才疑惑不決。

  到這時,皇上看了李穆的表章,說:“天道聰明,已有征候應驗;太師是人民所仰望的,他又提出這一請求,那么,可以遷都了?!庇谑锹爮牧死钅碌恼埱?。

  過了一年多,皇上下詔表揚李穆,并說從今以后,只要李穆不造反,什么罪過都可饒恕。

  李穆開皇六年(586)在府第中去世,享年七十七歲。

  他留下教令說:“我承蒙國家大恩,年齡和官爵均已到極點,現在回歸黃泉,無所遺憾。

  到最后我都不能陪皇上到泰山和梁甫去封禪,我如今仍然眷戀光景,大概就是因為這一遺恨吧?!被噬舷略t派遣黃門侍郎監護喪事,賜馬四匹,粟麥二千斛,布絹一千匹。

  皇上還追贈李穆使持節,冀、定、趙、相、瀛、毛、魏、衛、洛、懷十州諸軍事,冀州刺史。

  謚號為“明”。

  還賞賜他石槨、前后部羽葆鼓吹、鍂車京車。

  百官護送他的靈柩到郭外。

  皇上下詔派遣太常卿牛弘饔哀冊,用太牢之禮祭奠。

  李穆的孫子李筠繼承爵位。

  李筠之父李,字士獻,是李穆的長子。

  在北周為官,一直當到安樂郡公、鳳州刺史,在李穆之前去世。

  李筠幼年時,因李穆之功,拜授儀同。

  開皇八年(588),以嫡孫身份,承襲李穆爵位。

  仁壽初,叔父李渾忿恨他的吝嗇,偷偷地派遣他兄長的兒子李善衡殺害了他。

  皇上捕獲兇手不成,非常氣憤,禁止他的全部親族來往。

  當初,李筠與叔伯弟弟李瞿曇有矛盾,當時李渾有權力,于是證明是瞿曇殺了李筠,瞿曇竟然因此被殺,而善衡卻得以免死。

  仁壽四年(604),商議立嗣之事。

  邳公蘇威上奏李筠不義,為親骨肉所殺,請求絕其爵位。

  皇上不許可。

  李之弟李怡,官至儀同,很早就死了,被追贈為渭州刺史。

  李怡弟李雅,年青時就有見識膽量。

  北周保定(561~565),積累軍功晉封西安縣男爵,拜授大都督。

  天和中(566~571),跟隨元定征討江西,當時各路軍隊都失利,于是陷落于陳國。

  后得歸國,拜授開府儀同三司,兼領左右軍。

  這一年,跟隨太子西征吐谷渾,李雅率領步兵騎兵二千人,于洮河督運軍糧,被賊人追擊,雙方相持幾天。

  李雅很擔憂,就假裝與賊人講和,賊人戒備稍稍松弛,李雅便放出奇兵擊破賊人。

  周君賞他奴婢百口,并封他一子為侯。

  后拜授他為齊州刺史,不久又征調他還京。

  幾年后,授他為瀛州刺史。

  隋高祖為北周宰相時,李雅鎮守靈州以防備胡人。

  還京后授他為大將軍,遷任荊州總管,增加食邑八百戶。

  開皇初,增加爵位為公爵。

  李雅的弟弟李恒,官至鹽州刺史,封爵陽曲侯。

  李恒的弟弟李榮,官至合州刺史、長城縣公爵。

  李榮的弟弟李直,官至車騎將軍、歸政縣侯爵。

  李直的弟弟李雄,官至柱國、密國公、驃騎將軍。

  李雄的弟弟李渾,最為有名。

  李渾字金才,是李穆的第十個兒子。

  他相貌魁偉,長髯豐額。

  開始做北周的左侍上士。

  尉遲迥在鄴下造反,當時李穆在并州,隋高祖擔心他被尉遲迥所誘惑,故派李渾乘驛馬往李穆處致深交之誠。

  李穆馬上讓李渾入京,奉上熨斗給高祖,并帶信說:“愿您拿著這把柄以熨安天下?!备咦媸指吲d,又派李渾到韋孝寬處轉述李穆之意。

  適遇平定鄴下,因功被授為上儀同三司,封為安武郡公。

  開皇(581~600)初,進授象城府驃騎將軍。

  晉王楊廣被立為太子后,李渾以驃騎身份統領親信,跟隨楊廣往揚州。

  仁壽元年(601),跟隨左仆射楊素任行軍總管,出夏州北三百里,在納遠川擊破突厥阿勿俟斤,斬首五百級。

  李渾進位為大將軍,拜授左武衛將軍,兼任太子宗衛率。

  當初,李穆之孫李筠去世,隋高祖與人商議為李穆立嗣,李渾想繼承李穆的爵位,對他妻子的哥哥、太子左衛率宇文述說:“我如果得到襲封,當以賦稅的一半奉送于你?!庇钗氖鱿氲么死?,就入宮對皇太子說:“立嗣,要么立長,要么立賢。

  現在申明公無嗣,遍觀其子孫,都是些無賴,不足以當此榮耀寵幸。

  只有金才有功于國,我認為不是此人就沒有襲承李穆封爵的?!碧哟饝怂?,后來上奏隋高祖,封李渾為申國公,以奉李穆之嗣。

  大業(605~616)初,轉任右驍衛將軍。

  大業六年(610),有詔追改李穆之封爵為成阝國公,李渾仍然承襲。

  累加官位為光祿大夫。

  大業九年(613),遷任右驍衛大將軍。

  李渾既承父業,一天比一天豪侈,后房中穿羅綺的數以百計。

  兩年之后,不如約給宇文述俸物,宇文述非常氣憤,借著醉酒之機,對其友人于象賢說:“我竟然被金才出賣,我死了都不會忘記!”李渾也知道這話,由此二人結下仇隙。

  后來皇上討伐遼東,有個叫安伽陀的方士,自稱通曉圖讖,對皇上說:“應該有個姓李的當天子?!眲窕噬蠚⒈M天下姓李的。

  宇文述聽到這話,因此在皇上面前誣陷李渾說:“伽陀的話,信而有證了。

  我和金才向為親戚,聽說他的情趣和凡人大為不同。

  他常和李敏、李善衡等,日夜悄悄議論,有時甚至通宵不睡。

  李渾是大臣,他家世代強盛,掌管禁兵,不應如此。

  請陛下考察一下?!被噬险f:“你的話是對的呀,應該看看他到底在做些什么?!庇钗氖鲇谑桥晌滟S郎將裴仁基上表告李渾謀反,皇上即日將宿衛一千多人交給宇文述,掩襲李渾等人的家,派左丞元文都、御史大夫裴蘊一起給他們治罪。

  調查了幾天,得不到他們謀反的證據,據實奏明皇上。

  皇上不聽,又派宇文述窮究其罪。

  宇文述來到獄中,召出李敏的妻子宇文氏,對她說:“夫人,你是皇上的外甥,何必擔心沒有好丈夫!李敏、金才,姓名正與妖讖相符,國家殺他們,這是無可挽救的。

  夫人應當自我保全,如按我的話做,你自當不會受株連?!崩蠲羝拚f:“我不知怎么辦,還請尊長教導我?!庇钗氖稣f:“你可以說,李家謀反,李金才曾對李敏說:‘你符合圖讖,應當作天子。

  現在皇上好打仗,攪擾百姓,這也是老天亡隋之時,我正當與你一起奪他的天下。

  如果再渡遼水攻遼東,我與你必為大將,每軍二萬多人,這就有五萬人了。

  另外征調各房的子侄,內外諸親,一并招募從軍。

  我們李軍的子弟,肯定當主帥,讓他們分領兵馬,散在諸軍之中,等待時機,首尾相應。

  我和你在前頭出發,襲擊奪取御營,子弟們響應起事,各自殺掉軍將。

  一天之中,天下足以平定下來了’?!庇钗氖隹谑?,讓李敏妻寫表,封口上注明是密表。

  宇文述拿著上奏皇上,說:“已得到了金才的謀反證據,并有李敏妻的密表?!被噬峡戳?,流淚說:“我的宗廟社稷差點傾覆,靠你這親家公而得保全?!庇谑菤⒗顪?、李敏等李家人三十二個,其余無論年齡大小,全部流放到嶺外。

  李渾的叔伯兄長李威,開皇初,因平定南蠻之功,官至上柱國、黎國公。

  李詢字孝詢。

  其父李賢,北周大將軍。

  李詢深沉,有謀略,讀了不少的書。

  任北周的納言上士,不久轉任內史上士,兼掌吏部,以干練出名。

  建德三年(574),北周武帝巡幸云陽宮,拜授他為司衛上士,委任他當留府事。

  北周衛王宇文直作亂造反,焚燒肅章門,李詢在門內放更大的火,所以反賊不得入宮。

  周帝聽說此事,夸獎了他,拜授為儀同三司,并升任他為長安令。

  累功升任英果中大夫。

  他累積軍功,升任大將軍,得到平高郡公的爵位。

  隋高祖為北周丞相時,尉遲迥作亂造反,高祖派韋孝寬消滅他,任李詢為元帥長史,委以心腹。

  官軍到永橋,諸將行動不一致,李詢秘密告訴高祖,請求用大臣監軍。

  高祖于是命令高赹監軍,能與高赹同心協力的,只有李詢而已。

  等到平定尉遲迥,李詢進位任上柱國,改封為隴西郡公,賞賜布帛上千匹,外加賞賜人口、馬匹。

  開皇元年(581),引杜陽水灌溉三原,是李詢監督這一工程,人民依靠這一工程帶來的便利。

  不久任檢校襄州總管事。

  一年多以后,拜授隰州總管。

  過了幾年,因患病而被征調還京。

  回京后,皇上派去問候他的使者,絡繹不絕,死于家中,時年四十九歲。

  皇上哀悼惋惜很久。

  李詢謚號叫“襄”。

  其子李元方承襲他的官爵。

  李崇字永隆,果斷而有謀算,膽識氣力超過常人。

  北周元年(557),因為他的父親李賢的功勞,他被封為回樂縣侯。

  當時他年齡尚小,拜爵那天,親族相賀,李崇獨自落淚。

  李賢奇怪,問他為什么哭,他說:“我對國家無功,卻年幼時封侯,我應報答皇上的恩寵,這就不能服侍孝順父母,所以悲痛罷了?!崩钯t因此大感奇異。

  李崇剛開始作州主簿,這不是他的愛好,就辭官不做,要求當了率兵的都督。

  隨宇文護伐齊國,因其功勞最大,提拔他當了儀同三司。

  不久當了小司金大夫和監制軍器的官員。

  建德初,升任少侍伯大夫,轉任少承御大夫,兼任太子宮正。

  周武帝平齊國,讓他作參謀,因功勛卓著加授開府,被封為襄陽縣公,食邑一千戶。

  不久改封廣宗縣公,轉任太府中大夫,歷任工部中大夫,轉任右司馭。

  隋高祖當周朝丞相時,他升任左司武上大夫,加授上開府儀同大將軍。

  不久任懷州刺史,增爵位為郡公,增加食邑到二千戶。

  尉遲迥謀反時,派使者招李崇同反。

  李崇開始想響應尉遲迥,后知叔父李穆用整個并州歸附隋高祖,于是他慨然嘆息說:“全家中享受富貴的有幾十人,適逢國家遭難,竟不能扶傾繼絕,我又有何面目活在天地之間呢?”韋孝寬也懷疑他與尉遲迥相應,于是與他一起起居。

  他的兄長李詢當時任元帥長史,每每勸他,李崇因此也歸心高祖。

  等到擊破尉遲,拜授他為大將軍。

  平定尉遲迥后,授他為徐州總管,不久升任上柱國。

  開皇三年(583),任幽州總管。

  突厥一進犯邊塞,李崇就打敗他們。

  奚、靅、契丹等國,懼怕他的威力謀略,都爭著歸順。

  這以后突厥大舉入侵,李崇率步兵騎兵三千人抵抗,轉戰十幾天,部下多戰死,于是在砂城堅守自保。

  突厥包圍了他。

  砂城本來荒廢,不可守御,從早到晚拼死作戰,又沒吃的,每每夜里出城搶掠突厥的兵營,得到牲畜,以繼軍糧。

  突厥人怕他,深深戒備,每天夜晚連陣等待。

  李崇軍苦于饑餓,出城就遇敵,差不多全餓死了,天亮時從城外回到城中的,尚有百把人,然而多有重傷,不能再打仗。

  突厥人想迫使他投降,派人對李崇說:“如來投降,封你為特勤?!崩畛缰离y免一死,命令他的士卒說:“我李崇喪師敗績,按罪當死,今天我要效命以向國家謝罪。

  你們看我死后,才能向賊人投降,方便時分散逃走,努力逃回故鄉。

  如見到皇上,說明我李崇的這一心意?!庇谑浅值锻蝗粴⑾蛸\人,又殺兩人。

  賊人亂箭射他,他死于陣前,時年四十八歲。

  朝廷追贈他為豫、息阝、申、永、澮、亳六州諸軍事、豫州刺史,謚號為“壯”。

  其子李敏承襲他的官爵。

  李敏字樹生。

  隋高祖因為他的父親死于王事,把他養在宮中很久。

  等他長大后,承襲廣宗公的爵位,最開始任左千牛之職。

  李敏容貌儀表很美,善于騎馬射箭,歌舞音樂,無所不通。

  開皇初,周宣帝的皇后封為樂平公主,有女名叫娥英,要選擇對象,奉敕到弘圣宮聚集,等待相女婿的貴公子弟,每天都有數以百計的人。

  公主親自在帷帳之中,讓他們自我介紹,并試他們的技藝。

  選不中的,就讓他們出去。

  到李敏入試時,合于公主之意,終于結為婚姻。

  李敏假借一品的羽儀,其禮就如娶皇上的女兒。

  后來將要侍奉皇上飲宴,公主對李敏說:“我把天下都給了皇上,只有一個女婿,我當為你求柱國之職。

  皇上如授你當別的官,你千萬別致謝應承?!钡鹊竭M見皇上時,皇上親自彈琵琶,讓李敏歌舞。

  不久皇上十分高興,對公主說:“李敏現任何官?”公主回答說:“他只不過是一個白丁罷了?!被噬蠈蠲粽f:“現在授你儀同之職?!崩蠲舨粦?。

  皇上說:“不滿你的意嗎?現在授你開府?!崩蠲粲植粦兄轮x。

  皇上說:“公主對我有大功,我又何必對其女婿吝惜官職呢!現在授你柱國之職!”李敏這才舞蹈拜謝。

  皇上于是就在龍座上寫詔書授李敏柱國,以本官身份在皇宮值班。

  后因避諱,改封經城縣公,食邑一千戶。

  歷任蒲州、幽州、金州、華州、敷州刺史,多不到職,常留在京都,往來于宮中,侍奉皇上游樂飲宴,得到的賞賜超過了功臣。

  皇上后來巡幸仁壽宮,任李敏為岐州刺史。

  大業初,李敏轉任衛尉卿。

  樂平公主將去世時,留下話對煬帝說:“我沒兒子,惟有一女。

  我不怕死,只是深深憐愛女兒女婿。

  我現有的食邑,乞求轉賜李敏?!睙勐犃怂脑?。

  李敏的食邑后來到了五千戶,并任屯衛將軍之職。

  楊玄感反叛后,煬帝修筑大興城,這是李敏的策略。

  李敏轉任將作監,跟隨煬帝征討高麗,統領新城道的軍將,加官光祿大夫。

  大業十年(614),煬帝又征討遼東,派李敏在黎陽督運糧草。

  當時有人說,李敏也叫“洪兒”,煬帝懷疑“洪”字應了李姓為帝的讖語,曾當面告訴李敏,讓他自殺。

  李敏因此非常害怕,幾次與李金才、李善衡等人私下商議對策。

  宇文述知道后上奏皇上,李敏竟與李渾等一起被殺,當時年僅三十九歲。

  他的妻子宇文氏,幾月后也被賜毒藥毒死。

  ○梁睿

  梁睿,字恃德,安定烏氏人。

  父親梁御,西魏太尉。

  梁睿年少時,深沉敏銳,有德行。

  周太祖時,因為是功臣之子,他被養在宮中幾年。

  其后周太祖讓諸子與梁睿一起生活,一起從師受業,感情很好。

  梁睿七歲時,承襲廣平郡公的爵位,累次升遷到任儀同三司,食邑五百戶。

  不久任本州大中正。

  西魏恭帝時,任開府,改封為五龍郡公,授渭州刺史。

  北周閔帝受禪繼位后,任他為御伯。

  不久,出京任中州刺史,鎮守新安,以防備齊國。

  齊人來犯,梁睿就挫敗他們,孝閔帝很高興,授他為大將軍,晉爵為蔣國公,入京為司會。

  后隨齊王宇文憲在洛陽抵抗齊將斛律明月,每次作戰都有戰功,升任小冢宰。

  北周武帝時,歷任敷州刺史、涼安二州總管,在各地都有惠政,升任柱國。

  隋高祖為北周宰相時,梁睿代王謙任益州總管。

  他走到漢川時,王謙造反,派兵攻打始州,梁睿不得前進。

  高祖命梁睿任行軍元帥,率領行軍總管于義、張威、達奚長儒、梁升、石孝義等的步兵、騎兵二十萬討伐王謙。

  當時王謙派開府李三王等人守通谷,梁睿派張威擊破他,俘虜幾千人,進軍至龍門。

  王謙部將趙儼、秦會擁眾十萬,據險為營,圍繞三十里。

  梁睿命將士從小路上悄然而至,四面奮擊,力戰破敵。

  蜀人非常害怕,梁睿兵鼓噪而進。

  王謙部將敬豪據守劍閣,梁巖據守平林,都怕官軍而來投降。

  王謙又讓高阿那肱、達奚等用重兵攻利州。

  他們聽說梁睿將到,達奚分兵據守開遠。

  梁睿對將士說:“這家伙據守險要,想遏止我軍勢頭,我要出其不意,一定會打敗他?!迸缮祥_府拓跋宗赴劍閣,大將軍宇文赴巴西,大將軍趙達率水軍赴嘉陵。

  梁睿又派張威、王倫、賀若震、于義、韓相貴、阿那惠等分路進攻達奚,從午時到申時,打敗了他。

  達奚逃跑到王謙那里。

  梁睿進逼成都。

  王謙命達奚、乙弗虔守城,自己親率精兵五萬,背城布陣。

  梁睿攻陣,王謙不利,將回城,達奚、乙弗虔率城投降,拒不接納王謙入城。

  王謙率麾下三十騎逃走,新都縣令王寶抓住了他。

  梁睿在大街上殺了王謙,劍南全部平定。

  梁睿升任上柱國,任總管如故。

  皇上賞他布帛五千段,奴婢一千人,黃金二千兩,白銀三千兩,食邑一千戶。

  梁睿當時威振西川,夷人、獠人都歸順內附,只有南寧酋長爨震恃遠不服。

  梁睿上疏高祖,要求征服南寧。

  高祖深以為然,但因天下初定,恐怕民心不安,所以沒同意。

  后派史萬歲討平南寧,都是因為梁睿的謀略。

  梁睿恩威并施,內地百姓和南方夷蠻都心悅誠服,聲望越來越高,隋高祖私下里怕他。

  薛道衡在蜀地從軍,因便和梁睿飲宴,勸說梁睿說:“天下民心,已歸于隋?!蓖低底屃侯袼甯咦娴腔?,高祖很高興。

  等到高祖受禪登基,對他更加看重。

  梁睿又上平陳之策,皇上認為很好,下詔書表揚梁睿的才智大功,但認為天下初定,不宜再動干戈。

  梁睿于是作罷。

  當時,梁睿見突厥正強大,恐怕成為邊境之憂患,又陳鎮守之策十余條,上書奏道,對北地邊患,一定要盡早除掉,表示愿為國效力。

  隋高祖嘆賞很久,用深情厚義答謝他。

  梁睿常因自己是北周舊臣,入隋后久居重鎮,內心很不安,屢屢請求入京。

  于是征他入京。

  等到引他拜見皇上時,皇上都站了起來,讓他上殿,與他握手,十分高興。

  梁睿退朝后,對親近人說:“功成身退,現在就是時候了?!庇谑峭普f有病,呆在家里,合門自守,不與當代人交際。

  皇上賜給他版輿,每次朝覲時,都讓幾個人侍奉他上殿。

  梁睿剛平王謙時,自認為威名太大,恐被時人忌恨,于是受很多賄賂,以自己栽贓自己,怕人說他有政治野心。

  因此功勞簿上所記的,多不屬實,到朝廷上稱屈訴冤的,前后數以百計。

  皇上命有關部門查驗這事,行賄的多得罪受罰。

  梁睿害怕,上表謝罪,請求讓自己到大理寺受罰。

  皇上安慰他,讓他回府去。

  開皇十五年(595),隨皇上到洛陽,在洛陽去世,當時六十五歲。

  謚號叫作“襄”。

《列傳·卷二》相關閱讀
你可能喜歡
用戶評論
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國學經典推薦

列傳·卷二原文解釋翻譯

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Copyright ? 2016-2024 www.robinhoodcdf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桂ICP備2021001830號

国产A级理论片不卡顿|老汉A∨精品视频网|校花噗呲噗呲太深了好爽|久久一本热色99国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