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播國學經典

養育華夏兒女

列傳·逸民列傳

作者:范曄 全集:后漢書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野王二老 向長 逢萌 周黨 王霸 嚴光 井丹 梁鴻 高鳳 臺佟 韓康 矯慎 戴良 法真 漢陰老父 陳留老父 龐公

  《易》稱“《DD33》之時義大矣哉”。又曰: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?!笔且詧蚍Q則天,不屈潁陽之高;武盡美矣,終全孤竹之潔。自茲以降,風流彌繁,長往之軌未殊,而感致之數匪一?;螂[居以求其志,或回避以全其道,或靜已以鎮其躁,或去危以圖其安,或垢俗以動其概,或疵物以激其清。然觀其甘心畎畝之中,憔悴江海之上,豈必親魚鳥、樂林草哉!亦云性分所至而已。故蒙恥之賓,屢黜不去其國;蹈海之節,千乘莫移其情。適使矯易去就,則不能相為矣。彼雖B376B376有類沽名者,然而蛻囂埃之中,自致寰區之外,異夫飾智巧以逐浮利者乎!荀卿有言曰,“志意修則驕富貴,道義重則輕王公”也。

  漢室中微,王莽篡位,士之蘊藉義憤甚矣。是時裂冠毀冕,相攜持而去之者,蓋不可勝數。楊雄曰:“鴻飛冥冥,弋者何篡焉?!毖云溥`患之遠也。光武側席幽人,求之若不及,旌帛蒲車之所征賁,相望于巖中矣。若薛方、逢萌,聘而不肯至;嚴光、周黨、王霸,至而不能屈。群方咸遂,志士懷仁,斯固所謂“舉逸民天下歸心”者乎!肅宗亦禮鄭均而征高鳳,以成其節。自后帝德稍衰,邪{ 薛女}當朝,處子耿介,羞與卿相等列,至乃抗憤而不顧,多失其中行焉。 蓋錄其絕塵不反,同夫作者,列之此篇。

  野王二老者,不知何許人也。初,光武貳于更始,會關中擾亂,遣前將軍鄧禹西征,送之于道。既反,因于野王獵,路見二老者即禽。光武問曰:“禽何向?”并舉手西指,言“此中多虎,臣每即禽,虎亦即臣,大王勿往也?!惫馕湓唬骸捌堄衅鋫?,虎亦何患?!备冈唬骸昂未笸踔囆?!昔湯即桀于鳴條,而大城于亳;武王亦即紂于牧野,而大城于郟D 27A。彼二王者,其備非不深也。 是以即人者,人亦即之,雖有其備,庸可忽乎!”光武悟其旨,顧左右曰:“此隱者也?!睂⒂弥?,辭而去,莫知所在。

  向長字子平,河內朝歌人也。隱居不仕,性尚中和,好通《老》、《易》。貧無資食,好事者更饋焉,受之取足而反其余。王莽大司空王邑辟之,連年乃至,欲薦之于莽,固辭乃止。潛隱于家。讀《易》至《損》、《益》卦,喟然嘆曰:“吾已知富不如貧,貴不如賤,但未知死何如生耳?!苯ㄎ渲?,男女娶嫁既畢,敕斷家事勿相關,當如我死也。于是遂肆意,與同好北海禽慶俱游五岳名山,竟不知所終。

  逢萌字子康,北海都昌人也。家貧,給事縣為亭長。時尉行過亭,萌候迎拜謁,既而擲CF48嘆曰:“大丈夫安能為人役哉!”遂去之長安學,通《春秋經》。時王莽殺其子宇,萌謂友人曰:“三綱絕矣!不去,禍將及人?!奔唇夤趻鞏|都城門,歸,將家屬浮海,客于遼東。

  萌素明陰陽,知莽將敗,有頃,乃首戴瓦盎,哭于市曰:“新乎新乎!”因遂潛藏。

  及光武即位,乃之瑯邪勞山,養志修道,人皆化其德。

  北海太守素聞其高,遣吏奉謁致禮,萌不答。太守懷恨而使捕之。吏叩頭曰:“子康大賢,天下共聞,所在之處,人敬如父,往必不獲,只自毀辱?!碧嘏?,收之系獄,更發它吏。行至勞山,人果相率以兵弩捍御。吏被傷流血,奔而還。后詔書征萌,托以老耄,迷路東西,語使者云:“朝廷所以征我者,以其有益于政,尚不知方面所在,安能濟時乎?”即便駕歸。連征不起,以壽終。

  初,萌與同郡徐房、平原李子云、王君公相友善,并曉陰陽,懷德穢行。房與子云養徒各千人,君公遭亂獨不去,儈牛自隱。時人謂之論曰:“避世墻東王君公?!?/p>

  周黨字伯況,太原廣武人也。家產千金。少孤,為宗人所養,而遇之不以理,及長,又不還其財。黨詣鄉縣訟,主乃歸之。既而散與宗族,悉免遣奴婢,遂至長安游學。

  初,鄉佐嘗眾中辱黨,黨久懷之。后讀《春秋》,聞復仇之義,便輟講而還,與鄉佐相聞,期克斗日。既交刃,而黨為鄉佐所傷,困頓。鄉佐服其義,輿歸養之,數日方蘇,既悟而去。自此敕身修志,州里稱其高。

  及王莽竊位,托疾杜門。自后賊暴從橫,殘滅郡縣,唯至廣武,過城不入。

  建武中,征為議郎,以病去職,遂將妻子居黽池。復被征,不得已,乃著短布單衣,穀皮綃頭,待見尚書。及光武引見,黨伏而不謁,自陳愿守所志,帝乃許焉。

  博士范升奏毀黨曰:“臣聞堯不須許由、巢父,而建號天下;周不待伯夷、叔齊,而王道以成。伏見太原周黨、東海王良、山陽王成等,蒙受厚恩,使者三聘,乃肯就車。及陛見帝廷,黨不以禮屈,伏而不謁,偃蹇驕悍,同時俱逝。黨等文不能演義,武不能死君,釣采華名,庶幾三公之位。臣愿與坐云臺之下,考試圖國之道。不如臣言,伏虛妄之罪。而敢私竊虛名,夸上求高,皆大不敬?!睍?,天子以示公卿。詔曰:“自古明王圣主,必有不賓之士。伯夷、叔齊不食周粟,太原周黨不受朕祿,亦各有志焉。其賜帛四十匹?!秉h遂隱居黽池,著書上下篇而終。邑人賢而祠之。

  初,黨與同郡譚賢伯升、雁門殷謨君長,俱守節不仕王莽世。建武中,征,并不到。

  王霸字儒仲,太原廣武人也。少有清節。及王莽篡位,棄冠帶,絕交宦。建武中,征到尚書,拜稱名,不稱臣。有司問其故。霸曰:“天子有所不臣,諸侯有所不友?!彼就胶畎宰屛挥诎?。閻陽毀之曰:“太原俗黨,儒仲頗有其風?!彼熘?。以病歸,隱居守志,茅屋蓬戶。連征,不至,以壽終。

  嚴光字子陵,一名遵,會稽余姚人也。少有高名,與光武同游學。及光武即位,乃變名姓,隱身不見。帝思其賢,乃令以物色訪之。后齊國上言:“有一男子,披羊裘釣澤中?!钡垡善涔?,乃備安車玄EE34,遣使聘之。三反而后至。舍于北軍。給床褥,太官朝夕進膳。

  司徒侯霸與光素舊,遣使奉書。使人因謂光曰:“公聞先生至,區區欲即詣造。迫于典司,是以不獲。愿因日暮,自屈語言?!惫獠淮?,乃投札與之,口授曰:“君房足下:位至鼎足,甚善。懷仁輔義天下悅,阿諛順旨要領絕?!卑缘脮?,封奏之。帝笑曰:“狂奴故態也?!避囻{即日幸其館。光臥不起,帝即其臥所,撫光腹曰:“咄咄子陵,不可相助為理邪?”光又眠不應,良久,乃張目熟視,曰:“昔唐堯著德,巢父洗耳。士故有志,何至相迫乎!”帝曰:“子陵,我竟不能下汝邪?”于是升輿嘆息而去。

  復引光入,論道舊故,相對累日。帝從容問光曰:“朕何如昔時?”對曰:“陛下差增于往?!币蚬操扰P,光以足加帝腹上。明日,太史奏客星犯御坐甚急。帝笑曰:“朕故人嚴子陵共臥耳?!?/p>

  除為諫議大夫,不屈,乃耕于富春山,后人名其釣處為嚴陵瀨焉。建武十七年,復特征,不至。年八十,終于家。帝傷惜之,詔下郡縣賜錢百萬、谷千斛。

  井丹字大春,扶風CD37人也。少受業太學,通《五經》,善談論,故京師為之語曰:“《五經》紛綸井大春?!毙郧甯?,未嘗修刺修人。

  建武末,沛王輔等五王居北宮,皆好賓客,更遣請丹,不能致。信陽侯陰就,光烈皇后弟也,以外戚貴盛,乃詭說五王,求錢千萬,約能致丹,而別使人要劫之。丹不得已,既至,就故為設麥飯蔥葉之食。丹推去之,曰:“以君侯能供甘旨,故來相過,何其薄乎?”更置盛饌,乃食。及就起,左右進輦。丹笑曰:“吾聞桀駕人車,豈此邪?”坐中皆失色。就不得已而令去輦。自是隱閉,不關人事,以壽終。

  梁鴻字伯鸞,扶風平陵人也。父讓,王莽時為城門校尉,封脩遠伯,使奉少昊后,寓于北地而卒。鴻時尚幼,以遭亂世,因卷席而葬。

  后受業太學,家貧而尚節介,博覽無不通,而不為章句。學畢,乃牧豕于上林宛中。曾誤遺火,延及它舍。鴻乃尋訪燒者,問所去失,悉以豕償之。其主猶以為少。鴻曰:“無它財,愿以身居作?!敝魅嗽S之。因為執勤,不懈朝夕。鄰家耆老見鴻非恒人,乃共責讓主人,而稱鴻長者。于是始敬異焉,悉還其豕。鴻不受而去,歸鄉里。

  勢家慕其高節,多欲女之,鴻并絕不娶。同縣孟氏有女,狀肥丑而黑,力舉石臼,擇對不嫁,至年三十。父母問其故。女曰:“欲得賢如梁伯鸞者?!兵櫬劧持?。女求作布衣、麻屨,織作筐緝績之具。及嫁,始以裝飾入門。七日而鴻不答。妻乃跪床下請曰:“竊聞夫子高義,簡斥數婦,妾亦偃蹇數夫矣。今而見擇,敢不請罪?!兵櫾唬骸拔嵊煤种?,可與俱隱深山者爾。今乃衣綺縞,傅粉墨,豈鴻所愿哉?”妻曰:“以觀夫子之志耳。妾自有隱居之服?!蹦烁鼮樽调?,著布衣,操作而前。鴻大喜曰:“此真梁鴻妻也。能奉我矣!”字之曰德曜,名孟光。

  居有頃,妻曰:“常聞夫子欲隱居避患,今何為默默?無乃欲低頭就之乎?”鴻曰:“諾?!蹦斯踩氚粤?a href='http://www.robinhoodcdfi.com/gushici/70880.html' target='_blank'>山中,以耕織為業,詠《詩》、《書》,彈琴以自娛。仰慕前世高士,而為四皓以來二十四人作頌。因東出關,過京師,作《五噫之歌》曰:“陟彼北芒兮,噫!顧覽帝京兮,噫!宮室崔嵬兮,噫!人之劬勞兮,噫!遼遼未央兮,噫!”肅宗聞而非之,求鴻不得。乃易姓運期,名耀,字侯光,與妻子居齊魯之間。

  有頃,又去適吳。將行,作詩曰:

  逝舊幫兮遐征,將遙集兮東南。心C36E怛兮傷悴,志菲菲兮升降。欲乘策兮縱邁,疾吾俗兮作讒。競舉枉兮措直,咸先佞分唌々。固靡慚兮獨建,冀異州兮尚賢。聊逍遙兮遨嬉,纘仲尼兮周流。倘云睹兮我悅,遂舍車兮即浮。過季札兮延陵,求魯連兮海隅。雖不察兮光貌,幸神靈兮與休。惟季春兮華阜,麥含含兮方秀。哀茂時兮逾邁,愍芳香兮日臭。悼吾心兮不獲,長委結兮焉究!口囂囂兮余訕,嗟BB3C BB3C兮誰留?

  遂至吳,依大家皋伯通,居廡下,為人賃舂。每歸,妻為具食,不敢于鴻前仰視,舉案齊眉。伯通察而異之,曰:“彼傭能使其妻敬之如此,非凡人也?!蹦朔缴嶂诩?。鴻潛閉著書十余篇。疾且困,告主人曰:“昔延陵季子葬子于嬴博之間,不歸鄉里,慎勿令我子持喪歸去?!奔白?,伯通等為求葬地于吳要離冢傍。咸曰:“要離烈士,而伯鸞清高,可令相近?!痹岙?,妻子歸扶風。

  初,鴻友人京兆高恢,少好《老子》,隱于華陰山中。及鴻東游思恢,作詩曰:“鳥嚶嚶兮友之期,念高子兮仆懷思,相念恢兮EBBC集茲?!倍怂觳粡拖嘁??;忠喔呖?,終身不仕。

  高鳳字文通,南陽葉人也。少為書生,家以農畝為業,而專精誦讀,晝夜不息。妻嘗之田,曝麥于庭,令鳳護雞。時天暴雨,而鳳持竿誦經,不覺潦水流麥。妻還怪問,鳳方悟之。其后遂為名儒,乃教授于西唐山中。

  鄰里有爭財者,持兵而斗,鳳往解之,不已,乃脫巾叩頭,固請曰:“仁義遜讓,奈何棄之!”于是爭者懷感,投兵謝罪。

  鳳年老,執志不倦,名聲著聞。太守連召請,恐不得免,自言本巫家,不應為吏,又詐與寡嫂訟田,遂不仕。建初中,將作大匠任隗舉鳳直言,到公車,托病逃歸。推其財產,悉與孤兄子。隱身漁釣,終于家。

  論曰:先大夫宣侯,嘗以講道余隙,寓乎逸士之篇。至《高文通傳》,輟而有感,以為隱者也,因著其行事而論之曰:“古者隱逸,其風尚矣。潁陽洗耳,恥聞禪讓;孤竹長饑,羞食周粟?;蚋邨赃`行,或疾物以矯情,雖軌跡異區,其去就一也。若伊人者,志陵青云之上,身晦泥污之下,心名且猶不顯,況怨累之為哉!與夫委體淵沙,鳴弦揆日者,不其遠乎!”

  臺佟字孝威,魏郡鄴人也。隱于武安山,鑿穴為居,采藥自業。建初中,州辟,不就。刺史行部,乃使從事致謁。佟載病往謝。刺史乃執贄見佟曰:“孝威居身如是,甚苦,如何?”佟曰:“佟幸得保終性命,存神養和。如明使君奉宣詔書,夕惕庶事,反不苦邪?”遂去,隱逸,終不見。

  韓康字伯休,一名恬休,京兆霸陵人。家世著姓。常采藥名山,賣于長安市,口不二價,三十余年。時有女子從康買藥,康守價不移。女子怒曰:“公是韓伯休那?乃不二價乎?”康嘆曰:“我本欲避名,今小女子皆知有我,何用藥為?”乃遁入霸陵山中。博士公車連征,不至?;傅勰藗湫c之禮,以安車聘之。使者奉詔造康,康不得已,乃許諾。辭安車,自乘柴車,冒晨先使者發。至亭,亭長以韓征君當過,方發人牛修道橋。及見康柴車幅巾,以為田叟也,使奪其牛??导瘁岏{與之。有頃,使者至,知奪牛翁乃征君也。使者欲奏殺亭長??翟唬骸按俗岳献优c之,亭長何罪!”乃止??狄蛑械捞佣?,以壽終。

  矯慎字仲彥,扶風茂陵人也。少好黃、老,隱遁山谷,因穴為室,仰慕松、喬導引之術。與馬融、蘇章鄉里并時,融以才博顯名,章以廉直稱,然皆推先于慎。

  汝南吳蒼甚重之,因遺書以觀其志曰:

  仲彥足下:勤處隱約,雖乘云行泥,棲宿不同,每有西風,何嘗不嘆!蓋聞黃、老之言,乘虛入冥,藏身遠遁,亦有理國養人,施于為政。至如登山絕跡,神不著其證,人不睹其驗。吾欲先生從其可者,于意何如?昔伊尹不懷道以待堯、舜之君。方今明明,四海開辟,巢、許無為箕山,夷、齊悔入首陽。足下審能騎龍弄鳳,翔嬉云間者,亦非狐兔燕雀所敢謀也。

  慎不答。年七十余,竟不肯娶。后忽歸家,自言死日,及期果卒。后人有見慎于敦煌者,故前世異之,或云神仙焉。

  慎同郡馬瑤,隱于B651山,以兔罝為事。所居俗化,百姓美之,號馬牧先生焉。

  戴良字叔鸞,汝南慎陽人也。曾祖父遵,字子高,平帝時,為侍御史。王莽篡位,稱病歸鄉里。家富,好給施,尚俠氣,食客常三四百人。時人為之語曰:“關東大豪戴子高?!?/p>

  良少誕節,母憙驢鳴,良常學之,以娛樂焉。及母卒,兄伯鸞居廬啜粥,非禮不行,良獨食肉飲酒,哀至乃哭,而二人俱有毀容?;騿柫荚唬骸白又訂?,禮乎?”良曰:“然。禮所以制情佚也。情茍不佚,何禮之論!夫食旨不甘,故致毀容之實。若味不存口,食之可也?!闭撜卟荒軍Z之。

  良才既高達,而論議尚奇,多駭流俗。同郡謝季孝問曰:“子自視天下孰可為比?”良曰:“我若仲尼長東魯,大禹出西羌,獨步天下,誰與為偶!”

  舉孝廉,不就。再辟司空府,彌年不到,州郡迫之,乃遁辭詣府,悉將妻子,既行在道,因逃入江夏山中。優游不仕,以壽終。

  初,良五女并賢,每有求姻,輒便許嫁,疏裳布被、竹笥木屐以遣之。五女能遵其訓,皆有隱者之風焉。

  法真字高卿,扶風眉阝人,南郡太守雄之子也。好學而無常家,博通內外圖典,為關西大儒。弟子自遠方至者,陳留范冉等數百人。性恬靜寡欲,不交人間事。太守請見之,真乃幅巾詣謁。太守曰:“昔魯哀公雖為不肖,而仲尼稱臣。太守虛薄,欲以功曹相屈,光贊本朝,何如?”真曰:“以明府見待有禮,故敢自同賓末。若欲吏之,真將在北山之北,南山之南矣?!碧谾256然,不敢復言。

  辟公府,舉賢良,皆不就。同郡田弱薦真曰:“處士法真,體兼四業,學窮典奧,幽居恬泊,樂以忘憂。將蹈老氏之高蹤,不為玄纁屈也。臣愿圣朝就加袞職,必能唱《清廟》之歌,致來儀之鳳矣?!睍樀畚餮?,弱又薦之。帝虛心欲致,前后四征。真曰:“吾既不能遁形遠世,豈飲洗耳之水哉?”遂深自隱絕,終不降屈。友人郭正稱之曰:“法真名可得聞,身難得而見,逃名而名我隨,避名而名我追,可謂百世之師者矣!”乃共刊石頌之,號曰玄德先生。年八十九,中平五年,以壽終。

  漢陰老父者,不知何許人也?;傅垩屿渲?,幸竟陵,過云夢,臨沔水,百姓莫不觀者,有老父獨耕不輟。尚書郎南陽張溫異之,使問曰:“人皆來觀,老父獨不輟,何也?”老父笑而不對。溫下道百步,自與言。老父曰:“我野人耳,不達斯語。請問天下亂而立天子邪?理而立天子邪?立天子以父天下邪?役天下以奉天子邪?昔圣王宰世,茅茨采椽,而萬人以寧。今子之君,勞人自縱,逸游無忌。吾為子羞之,子何忍欲人觀之乎!”溫大慚。問其姓名,不告而去。

  陳留老父者,不知何許人也?;傅凼?,黨錮事起,守外黃令陳留張升去官歸鄉里,道逢友人,共班草而言。升曰:“吾聞趙殺鳴犢,仲尼臨河而反;覆巢竭淵,龍鳳逝而不至。今宦豎日亂,陷害忠良,賢人君子其去朝乎?夫德之不建,人之無援,將性命之不免,奈何?”因相抱而泣。老父趨而過之,植其杖,太息言曰:“吁!二大夫何泣之悲也?夫龍不隱鱗,鳳不藏羽,網羅高縣,去將安所?雖泣何及乎!”二人欲與之語,不顧而去,莫知所終。

  龐公者,南郡襄陽人也。居峴山之南,未嘗入城府。夫妻相敬如賓。荊州刺史列表數延請,不能屈,乃就候之。謂曰:“夫保全一身,孰若保全天下乎?”龐公笑曰:“鴻鵠巢于高林之上,暮而得所棲;黿鼉穴于深淵之下,夕而得所宿。夫趣舍行止,亦人之巢穴也。且各得其棲宿而已,天下非所保也?!币蜥尭趬派?,而妻子耘于前。表指而問曰:“先生苦居畎畝而不肯官祿,后世何以遺子孫乎?”龐公曰:“世人皆遺之以危,今獨遺之以安。雖所遺不同,未為無所遺也?!北韲@息而去。后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,因采藥不反。

  贊曰:江海冥滅,山林長往。遠性風疏,逸情云上。道就虛全,事違塵枉。

關鍵詞:后漢書,列傳,逸民列傳

解釋翻譯
[挑錯/完善]

 ?。ㄏ蜷L、逢萌、周黨、王霸、嚴光、井丹、梁鴻、高鳳、臺佟、韓康、矯慎、戴良、法真、漢陰老父、陳留老父、龐公)

  逸民列傳序?!?a href='http://www.robinhoodcdfi.com/guoxue/zhouyi/' target='_blank'>易經》說:“‘遁卦’的含義大得很呀!”又說“:不侍奉王侯大人,保留高尚的名節?!币虼藞虻垡蕴鞛榉▌t,不能使巢父、許由接受他的王位;周武王可算是一個很完美的人了,最終只能成全孤竹君二子伯夷、叔齊不食周粟的清白名聲。自此以后,隱逸之風流傳更盛,多數人的行跡大體相同,而各自隱逸的動機就大不一樣。有的以隱居來滿足自己的志向;有的回避大人物的糾纏來成全自己的品德;有的尋求安靜的環境去抑制急躁的情緒;有的躲開危險的紛爭來求得一時的安全;有的憤世嫉俗來建樹自己的節操;有的鄙視富貴來保存自己的清白。然而,看他們甘心在田畝之中操勞,辛苦在江海之上垂釣,難道一定對魚鳥林草那么感興趣嗎?不過各人性格不同罷了。所以柳下惠雖蒙受恥辱,三次被罷免仍不愿離開齊國,魯仲連寧肯跳海而死也不愿尊秦為帝,即使千乘之國國君地位也不能讓他動心。如果把他們換個位置,那么他們也就不會做出各自的行徑了。他們那股子頑固勁確有些沽名釣譽的模樣,然而他們卻像蛻于塵埃之中,跳出這個惡濁的環境,比那些削尖腦袋去追求名利的人就相距太遠了。

  荀子說得好:“志趣高超就瞧不起富貴,講究道義就輕視王公?!睗h朝中道衰微,王莽篡位,有志之士胸懷義憤十分強烈。當時丟掉烏紗帽相約離開官位的,不知有多少。揚雄說:“鴻雁飛得很高,獵人的箭射不中了?!本褪潜扔髂切┻h走高飛的人。光武帝即位,側身而坐等待賢人,如饑似渴,他派人用旌帛、蒲車去征聘丘園之士,使者在崎嶇山路上絡繹不絕。像薛方、逢萌等人請他還不肯出來,嚴光、周黨、王霸等人出來了但不肯就位。當時各方面的條件都已具備,志士也在想念圣明的天子,這難道不正是“提拔逸民,使天下人心歸順”的大好時機嗎?肅宗皇帝也禮遇鄭均,聘請高鳳,來完成他們的名節。自此以后,帝德漸衰,小人當道,隱士們懷著戒心,感到與那班卿相站在一起為可恥,甚至拂袖而去,失去那種中和之道了?,F在記錄那些隱居不出,以及出來以后又相繼歸隱的人,列在這篇里面。

  向長傳,向長字子平,河內朝歌人。隱居不做官,性格尚中和,通曉《老子》、《易經》。家貧沒有資財飯食,好事的人送給他一些食物,他接受一部分而退回多余的。王莽的大司空王邑召他,連年才到,想推薦給王莽,向長堅決辭讓才罷了。潛隱在家。讀《易經》至《損》、《益》兩卦,深深嘆氣道“:我已經知道富不如貧,貴不如賤,但不知道死比生怎樣?!苯ㄎ淠觊g,他的兒子、姑娘娶嫁之事辦完,便與家室斷絕關系,說:“就把我當作死了吧?!庇谑蔷碗S意行動,與好友北海禽慶一道游五岳名山,最后不知所終。

  逢萌傳,逢萌字子康,北海都昌人。家中貧困,給事縣做亭長。當時縣尉經過亭,逢萌等候迎接拜見,既而丟下木盾嘆氣道:“大丈夫怎能替人當差役呢?”于是到長安學習,通曉《春秋經》。這時王莽殺了自己的兒子宇,逢萌對友人說:“三綱斷絕了!不離開,禍將連累別人?!绷⒓唇庀旅弊訏煸跂|都城門,回來后,將家屬遷往海濱,客居在遼東。逢萌素來明白陰陽之術,知道王莽不久將敗,于是頭戴瓦盆,在市上哭道:“新呀新呀!”于是就躲藏起來。等到光武即位,便往瑯笽勞山,養志修道,人都被他的德行感化。北海太守素聽說他的高尚品德,派吏去拜見行禮,逢萌不答禮。太守懷恨在心而派人去逮捕他。吏叩頭道“:子康是大賢人,天下都聞名,他所在之處,人們敬之如父,去,一定抓不到,只是自取毀辱?!碧匕l怒,將吏關在牢中,再派別人前往。那人走到勞山,人們果然聯合起來用兵弩捍衛,吏被傷流血,跑了回來。后來朝廷用詔書召逢萌,萌托以年太老,迷失道路的東西方向,并對使者說“:朝廷召我的原因,以為我對政治有益處,我連方向都不知道,怎能濟時呢?”立即就便車回家。連續征召都不出來,以壽終。起初,逢萌與同郡徐房、平原李子云、王君公是好朋友,都曉得陰陽之學,懷德穢行。徐房與子云養學徒各千人,君公遭亂獨不離開,做牛經紀自隱。當時人評論說“:避世墻東王君公?!?/p>

  周黨傳,周黨字伯況,太原廣武人。家產千金。少時死了父親,被族人所養,可是遇之不以禮,到了長大,又不還其財產。周黨到鄉縣打官司,主人才歸還給他。不久,他把家財散與宗族,家中奴婢全部遣散,于是到長安游學。起初,鄉佐曾經當著眾人侮辱周黨,周黨久記在心。后來讀《春秋》,懂得復仇的意思,便停講而回,通知鄉佐,定日期相斗。既交鋒,而周黨被鄉佐所傷,困頓了。鄉佐服其義氣,用車子送他回家養傷,數日才復活,已醒就離去。從此束身修志,州里稱贊他品格高尚。等到王莽篡位,周黨托病杜門不出。以后賊暴縱橫,殘滅郡縣,只有到了廣武,經過城門也不進來。建武年間,召周黨作議郎,因病離職,于是送妻子居澠池。又被召,不得已,便穿短布單衣,谷皮綃頭,待見尚書。等到光武引見,周黨伏地而謁見,自己陳述愿守所志,帝才許可了。博士范升奏毀周黨道“:臣聽說堯帝不須許由、巢父,而建號于天下;周朝不待伯夷、叔齊,而王道以成。臣見到太原周黨、東海王良、山陽王成等,蒙受厚恩,使者再三聘請,才肯上車。等到陛見朝廷,周黨不以禮屈,伏而不謁,偃蹇驕悍,同時都去了。周黨等人文不能演義,武不能死君,釣采好名聲,差點列于三公之位。臣愿和他們坐在云臺之下,考試治國的方法。如不像臣所說的,愿伏虛妄之罪。竟敢私竊虛名,夸上求高,都是大不敬?!睍嗌?,天子把它傳給公卿。詔書寫道“:自古以來明王圣主一定有不賓之士。伯夷、叔齊不吃周朝的粟,太原周黨不受朕的俸祿,也是各有志向。賜帛四十匹?!敝茳h便隱居在澠池,著書上下篇而死去。邑人認為賢人而建祠紀念。

  起初,周黨與同郡譚賢伯升、雁門殷謨君長,都守節不給王莽做官。建武年間,都是召而不到。

  王霸傳,王霸字儒仲,太原廣武人。少時有清節。等到王莽篡位,棄冠帶,與官宦絕交。建武年間,召到尚書,拜稱名,不稱臣。有司問其緣故。霸說“:天子有所不臣,諸侯有所不友?!彼就胶畎宰屛唤o王霸。閻陽毀王霸道:“太原俗黨,王儒仲頗有這種風氣?!庇谑潜阒兄沽?。因病回家。隱居守志,茅屋蓬戶。連召幾次不到,以壽終。

  嚴光傳,嚴光,字子陵,又名遵,會稽余姚人。年少時就有名聲,與光武帝一同游歷學習。等到光武做了皇帝,嚴光就改名換姓,隱居不出來?;实巯肽钏牟拍?,就派人拿著圖像去尋找。后來齊國有人報告“:有一個男子,身披羊裘在澤中釣魚?!钡蹜岩墒菄拦?,就備了安車和玄黑色綢子,派人去請他。請了三次才出來。讓他住在軍營里,鋪好床褥,由太官早晚送飯。司徒侯霸和嚴光是老朋友,派人送信來。送信人順便說道“:侯公聽見先生到了,本想馬上來看你,迫于公務在身,所以沒有來。希望你在黃昏時到他那里去談談?!眹拦獠淮鹪?,就把紙筆給來人,自己口說道:“君房先生,做了三公,很好。希望你能懷著善心,輔以道義,讓天下人高興,如果阿諛奉承,順著旨意辦事就會遭殺身之禍?!焙畎钥戳诵?,密封送給皇上?;实坌Φ溃骸罢媸强衽睦蠘幼??!庇谑邱{著車馬上到賓館去。這時嚴光還睡著沒有起來,皇帝走到床邊。摸著他的肚子道:“唉呀!子陵,就不能幫我治理國家嗎?”嚴光還是睡著不吱聲,過了好久,才睜開眼睛盯著皇帝,說道:“古時唐堯很有德行,想把帝位讓給巢父,巢父聽完洗了自己的耳朵。讀書人都各有志向,何必強迫人家!”皇帝又說:“子陵,我竟不能使你屈就嗎?”于是坐上車子嘆息著走了。另一次,皇帝又請嚴光進來,和他談論過去的事,兩人相對講了幾天?;实蹚娜莶黄鹊貙拦獾溃骸拔冶葟那霸趺礃??”答道“:你比過去胖了一點?!庇谑且黄鹚X,嚴光把腳放在光武的肚子上。第二天,太史報告,天上有客星侵犯帝座,情況很緊急?;实坌χf:“我和老朋友嚴子陵一同睡覺哩!”光武帝拜嚴光作諫議大夫,嚴光不做,于是在富春山種田。后人把嚴光釣魚的地方叫作嚴陵瀨。建武十七年(42),又特地派人去請嚴光,仍不肯出來。嚴光活到八十歲,死在家里。

  井丹傳,井丹字大春,扶風..人。少時在太學讀書,通曉《五經》,善于談論,所以京師的人有這么說法“:五經紛綸井大春?!毙郧甯?,從來沒用名片問候過別人。建武末年,沛王劉輔等五王住在北宮,都好賓客,再次派人請井丹,不能請來。信陽侯陰就,光烈皇后的弟弟,憑借外戚貴盛的地位,于是騙說五王,求用千萬錢,相約能把井丹請來,而另外使人在半路搶劫他。井丹不得已,已經來到,陰就故意準備麥飯蔥葉等食物,井丹推去不就,說道:“認為君侯能夠供給甘美的食物,所以來訪,怎么這樣菲薄呢?”于是另設盛饌,才進食。等到陰就起身,左右的人推進一輦車,井丹笑道:“我聽說夏桀曾用人駕車,難道就是這個嗎?”坐中賓客都變了顏色。陰就不得已而叫人把輦車換掉。自此井丹隱居閉門不與人們交往,以壽終。

  梁鴻傳,梁鴻字伯鸞,扶風平陵人。父親梁讓,王莽時做過守城的小官,封為..遠伯,王莽叫他祭祀少昊帝,寄居在北地而死去。梁鴻當時年幼,因遭亂世,就卷著席子把父親草草埋葬。后來,梁鴻進入太學學習,因家貧,很節儉。他看了很多書,很精通,但不喜歡寫文章。學習之后,就在上林苑里放豬。有一次,不慎失火,燒掉別人的房子,梁鴻找到被燒的人家,了解損失情況,全部用豬作抵償。那家主人還嫌少。梁鴻說“:我再無別的財產,愿以自己的勞動作補償?!敝魅送饬?。于是早晚勞動很賣力。鄰居老翁看出梁鴻不是一般人,便一起責備那家主人,而稱梁鴻為長者,從此主人才很敬重梁鴻,把他的豬全部退還。梁鴻不肯接受,回鄉去了。有些富豪人家羨慕梁鴻高尚的品德,多想把女兒嫁給他,都被梁鴻謝絕了。同縣孟家有位姑娘,體胖又丑又黑,力能舉起石臼,選擇對象不中意,三十歲還未出嫁。父親問其緣故,女兒說:“想找一個像梁伯鸞那樣的人?!绷壶櫬犝f就去下聘禮。女方要求用布衣、麻鞋、線筐、紡績等工具作嫁妝。出嫁時,梳妝打扮進門。過了七天,梁鴻不和妻子談話。妻子跪在床前說道:“我聽說你品德高尚,選擇對象很嚴,幾位女子你都未同意,我也挑選過好幾個人?,F在被你選上了,有什么過失請你明說,我好改正?!绷壶櫿f“:我想找一個穿著樸素的人,一同到深山里隱居?,F在你穿著好衣裳,涂上脂粉,難道是我所希望的人?”妻說:“我是故意考驗你的,我還有隱居的衣服?!庇谑前杨^發改成椎髻,穿上布衣,全身勞動打扮,走上前來。梁鴻大喜道:“這才真是梁鴻的老婆呀!能和我過一輩子了!”于是替她取字叫德曜,名孟光。過了不久,妻子說:“常聽說您想隱居避患,現在為什么默默不言,難道想向權勢低頭嗎?”梁鴻說“:你講得很對?!庇谑且煌M入霸陵山中,以耕田織布為業。平日讀詩書、彈琴作為消遣。常常羨慕前輩那些高雅的人,替商山四皓以后的二十四位賢者寫贊歌。有一天,順著東門出去,經過京城,寫了一首《五噫之歌》道“:攀登北芒山呀,看到帝京很華麗,宮室高聳入云,人生之辛勞呀,無窮又無盡?!泵C宗聽了很不以為然,派人去找梁鴻,卻未找到。于是梁鴻就改姓為運期,名耀,字侯光,與妻子一道住在齊魯一帶地方。過了不久,又到吳國去,將出發了,寫首詩道:“經過舊國奔遠方,前途棲止想東南,心慌意亂多憔悴,志氣菲菲升復降。想騎駿馬去馳騁,可恨讒言把人傷。竟舉小人棄賢良,利口佞舌先嚷嚷。伯鸞無慚身獨立,可能伯樂居他鄉。暫時逍遙復何求,學習孔子去周游。如能見賢我心悅,寧棄車馬改乘舟。到了延陵求季札,到了海隅見魯連。即使先賢找不到,遇到神靈也心甘。陽春三月煙景美,麥秀青青正含苞。好景不常光陰邁,芳香轉眼變腥臊。我心傷悲不痛快,愁腸百結多煩憂。眾口囂囂不停叫,何處藏身實難求?!庇谑堑搅藚堑?,找到一家富豪名叫皋伯通的,住在屋檐下,替人家舂米。每天回家,妻子替他做好飯,不敢抬著眼看丈夫,常把盤子舉到眉毛邊。伯通見了覺得奇怪,便說:“這個雇工能使老婆這樣敬重,決不是一般的人?!庇谑遣抛屗≡诩依?。梁鴻關起門來寫了十多篇文章。后來病了十分困倦,便告訴主人道:“從前延陵季子把兒子埋在嬴博之間,沒有到鄉里,我死后,請不要讓我兒子扶著靈柩回去?!钡鹊搅壶櫵篮?,伯通等人把他埋在吳國要離的墳旁,都說:“要離是位烈士,而梁伯鸞很清高,可讓他們很接近?!甭裨嵬戤?,妻子回扶風去了。起初,梁鴻的朋友京兆人高恢,年輕時喜歡讀《老子》,隱居在華陰山中。等到梁鴻東游時想到高恢,寫詩道:“鳥嚶嚶叫著找朋友,我也想到高恢,希望他能到此來?!眱扇嗽贈]見過面。高恢也是高傲的人,一輩子未作過官。

  高鳳傳,高鳳字文通,南陽葉人。少時做學生,家中以種田為業,而高鳳專精誦讀,晝夜不休息。妻子曾經到田中去勞動,曬了麥子在庭院,叫高鳳護雞。這時天下暴雨,而高鳳手持竹竿,口誦經書,不覺雨水流到麥子里。妻子回來感到奇怪,問他,他才覺悟。后來就成了名儒,在西唐山中教授門徒。鄰里有爭財產的,拿著兵器相斗,高鳳去解勸,不得已,便脫去頭巾叩頭,堅決請求道:“仁義遜讓,怎么都忘了呢?”于是爭斗者心受感動,放下武器向他謝罪。高鳳年老了,堅持志向不知疲倦,名聲傳聞很遠。太守連續召請,高鳳恐怕不得免,自稱本是巫家,不應為吏,又假稱與寡嫂為田產打官司,于是不出去做官。建初年間,將作大匠任隗舉高鳳直言,到公車,托病逃回家。推讓自己的財產,全部與兄之孤子。自己隱身漁釣,死在家中。

  臺佟傳,臺佟字孝威,魏郡鄴人。隱居在武安山,鑿洞為住室,采藥為職業。建初年間,州里召他不就。刺史巡視到了鄴,便派從事謁見臺佟。佟載病前往致謝。刺史便拿著見面禮問佟道:“孝威居身這樣,很苦,怎么辦?”佟說“:我幸得保終性命,存神養和。像明使君奉令宣讀詔書,晚上為眾事操勞,反而不苦么?”于是離去,隱逸,始終不見了。

  韓康傳,韓康字伯休,又名恬休,京兆霸陵人。家世很有名氣。常到名山采藥,拿到長安市上出賣,價錢常說一不二,共有三十多年。當時有位姑娘向韓康買藥,康堅持原價不變。姑娘發脾氣道“:你是韓伯休嗎?竟不賣兩種價嗎?”韓康嘆氣道“:我本想不讓人家知道名字,如今小姑娘都知道我的名字,還賣什么藥??!”于是逃到霸陵山里去了。博士公車幾次請韓康,韓康不至?;傅劬蛡淞撕谏I簾之禮,用安車聘請他。使者奉皇帝詔書到韓康家里,韓康沒有法子,只好答應了。但是不坐安車,自己坐著柴車,一清早,在使者動身之前就出發了。到了亭邊,亭長知道韓徵君將從這里經過,于是派人牽牛修理道路橋梁。忽然看見韓康坐著柴車戴著幅巾到來,以為他是一般種田的老頭,便叫人將牛奪走。韓康就解開車前的牛給他。過了不久,官使到來,發現被奪牛的老人正是徵君。使者想奏明皇上殺掉亭長。韓康說“:這頭牛是我自己給他的,亭長有什么罪?”使者才罷休。韓康于是半路上逃走了,后來以高壽無疾而終。

  矯慎傳,矯慎字仲彥,扶風茂陵人。少時好黃帝、老子之學,隱居山谷,就著山洞做房子,仰慕松、喬導引之術。與馬融、蘇章鄉里并時,馬融以才博著名,蘇章以廉直著稱,但都推先于矯慎。汝南吳蒼很看重他。于是送信以觀其志道“:仲彥足下:勤處隱約,雖乘云行泥,棲宿不同,每逢西風吹來,何嘗不嘆息!聽說黃、老之言,乘虛入冥,藏身遠遁,也有治國養民,在政治方面有所作為。至如登山絕跡,神不著其證,人不見其效驗。我想先生從其可者,于意怎樣呢?從前伊尹不懷道以待堯舜之君。當今明明之世,四海開辟,巢、許無為于箕山,夷、齊悔入首陽山。足下就是能夠騎龍弄鳳,翔嬉在云間的,也不是狐兔燕雀所敢想象得到的?!背C慎不作回答。年七十多,竟不肯娶妻,后來忽然回家,自己說出將死之日,到期果然死去。后來有人看見矯慎在敦煌,所以前世異之,有人說他是神仙。矯慎同郡人馬瑤,隱居在..山,以捕兔為業。所居之地俗化,百姓贊美他,叫馬牧先生。

  戴良傳,戴良字叔鸞,汝南慎陽人。曾祖父戴遵,字子高,平帝時,做侍御史。王莽篡位,稱病回鄉里,家中富有,好施舍,尚俠氣,食客常三四百人。當時人們這樣講“:關東大豪戴子高?!贝髁忌僬Q節,母親作驢叫,良常學它以娛樂。等母死后,兄伯鸞居廬喝粥,非禮不行,良卻吃肉飲酒,哀至而哭,而二人都消瘦了。有人問戴良:“你居喪,合禮么?”良說:“對。禮是為了制情佚,情如果不佚,談什么禮?吃美味不覺其甘,所以容貌毀了,如果味不存口,吃了也可?!闭撜卟荒苷f服他。戴良才既高達,而論議奇特,多使流俗驚訝。同郡謝季孝問道“:你認為天下人誰可相比?”良說:“我像孔子生在魯國,大禹出自西羌,獨步于天下,誰與我為偶!”戴良被舉為孝廉,不就。再召司空府,一年不到,州郡催他,才用謙詞到府,送走妻子,便逃入江夏山中。優游不仕,以壽終。起初,戴良五個女兒都賢惠,每有求姻的,就許嫁,用疏裳布被、竹笥木屐作陪送。五個女兒能遵父訓,都有隱士的風度。

  法真傳,法真字高卿,扶風..人,南郡太守法雄的兒子。好學而不固定某一家,博通內外經典,是關西的大儒家。弟子從遠方來的,有陳留范冉等數百人。法真性恬靜寡欲,不大與聞人間事。太守請見他,法真便幅巾到來。太守說:“從前魯哀公雖不賢,但仲尼仍稱臣。太守虛薄,想請你出任功曹,光贊本朝。怎么樣?”法真說:“因為明府這樣待我以禮,所以敢自同賓客之末。如想用我為吏,我將在北山之北,南山之南了?!碧赜X得奇異,不敢再說了。辟公府,舉賢良,法真都不就。同郡田弱薦法真道:“處士法真,精通詩、書、禮、樂四業,學問盡及典奧,出幽深山,恬泊自娛,樂以忘憂,將追隨老子的高蹤,不被玄纟熏之禮所屈服。臣愿圣朝就加三公之職,一定能唱出《清廟》之歌,招來鳳凰了?!迸銮身樀畚鞣窖册?,田弱又推薦他。帝虛心想請他,前后四次征召。法真說“:我既不能遁形離開塵世,豈愿飲許由洗耳之水么?”于是深自隱居不出。友人郭正稱之說:“法真的名字可以聽說,身體就難得一見,逃名而名隨著我,避名而名追著我,可算是百世之師的了?!庇谑枪部灀P他,叫他玄德先生。年八十九歲,中平五年(188),以壽終。

  漢陰老父傳、漢陰老父,不知是什么人?;傅垩屿淠觊g,皇上幸竟陵,過云夢,臨沔水。百姓沒有不去看的,有老父獨自耕種不止。尚書郎南陽張溫覺得奇怪,派人問道“:人們都來觀看,老父獨耕不止,為什么?”老父笑而不答。張溫下來走百步,親自與老父談話。老父說:“我是野人,不懂這話。請問天下因亂而立天子呢?還是因治而立天子?立天子是為了作天下人之父呢?還是役使百姓以養天子?從前圣王治世,茅茨采椽,而萬姓得以安寧。今你之君,勞役百姓而自己放縱,逸游無忌。我替你羞愧,你何忍心想人觀看呢?”張溫聽了大慚。問他的姓名,不告訴而離去。

  陳留老父傳、陳留老父,不知是什么人?;傅勰甏?,黨錮事起,守外黃令陳留人張升離官位回鄉里。路上遇友人,共鋪草坐地而談。張升說:“我聽說趙國人殺了鳴犢,孔子到河濱而回去;覆巢竭淵,龍鳳逝去而不到來。今日宦豎日亂,陷害忠良之人,賢人君子離開朝廷么?德之不建,人之無援,將來性命難免,怎么辦?”于是相抱而哭。老父急走而過,拄著杖棍,嘆息道“:唉,二大夫哭得怎么這樣悲傷呢?龍不隱鱗,鳳不藏羽,網羅高懸,去到何方,即使哭泣有什么用呢?”二人想和他談話,不顧而去,不知其所終。

  龐公傳,龐公,南郡襄陽人。住峴山之南,從未進過城府,夫妻相敬如賓。荊州刺史劉表數次請他,不能屈,于是就去訪問他。對他說:“保全自己一身,何如保全天下呢?”龐公笑道“:鴻鵠做巢在高林之上,晚上才得有所棲息之處;黿鼉做洞在深淵之下,晚上才得到歸宿,人們的取舍行止,也是人的巢穴。暫且各得其棲宿之處而已,天下非所保哩?!庇谑轻尭趬派?,而妻子在前除草。劉表指而問道:“先生勞動在田畝而不肯受官祿,以后用什么留給子孫呢?”龐公說“:世人都用危險留給子孫,今獨用安寧留給子孫,雖然遺留不同,不算沒有遺留吧?!眲⒈韲@息而去。后來龐公攜其妻子登鹿門山,因采藥再不回來。

《列傳·逸民列傳》相關閱讀
你可能喜歡
用戶評論
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國學經典推薦

列傳·逸民列傳原文解釋翻譯

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周易起名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robinhoodcdf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桂ICP備2021001830號

国产A级理论片不卡顿|老汉A∨精品视频网|校花噗呲噗呲太深了好爽|久久一本热色99国产